蝌蚪访谈:郝吉明院士解读空气污染

作者:蝌蚪君记述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4-09-03

本期蝌蚪五线谱人物访谈栏目邀请到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环境与工程研究院院长郝吉明,为大家解读环境保护中公众最为关注的空气污染。

  嘉宾简介:郝吉明,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环境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1998年的时候燃煤导致的污染已经相当突出了”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蝌蚪五线谱人物访谈栏目,本次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环境与工程研究院院长郝吉明先生,郝院士您好。

  郝吉明: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郝院士曾经参与我们的环境保护工作,尤其是郝院士曾经在1997年有一篇文章,叫做《中国人翘首待蓝天》。可能那个年代我们对于蓝天,还要翘首以待这些东西的印象不深,而且也没有那么大的感触。但是在这些年来我们确实有很深的感触,这是为什么。

  郝吉明:1997年监测数据已经给中国城市空气质量敲醒了警钟,但是又没引起人的关注,所以当时在百科知识杂志上我就写了一篇短文,叫《中国人翘首待蓝天》,目的是呼吁社会各界关注这个问题,认识这个问题。

  主持人:可能在1997年,我们的印象中,可能对于蓝天好像还没有那么遥远,但是这些年却看着,好像确实是在翘首待的这么一个过程。是不是证明,现在的污染要比1997年更严重,是不是我们的环境一天一天地变差。

  郝吉明:应该这么讲,1997年的时候,北京的污染是一个阶段,是北京的燃煤导致了乌烟瘴气,包括可吸入颗粒物,包括二氧化硫的浓度,居高难下。所以监测数据和当时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比,已经是严重超标。所以到了1998年,北京市启动了大气污染控制的紧急行动,在1998年12月份的时候,北京市开全市动员大会,传达朱镕基总理关于北京市大气污染的批示。媒体称北京市出重拳来治理大气污染。所以应该说,1998年的时候燃煤导致的污染已经相当突出了,包括中央政府和北京市政府,已经开始高度关注这件事情。

  主持人:就是这么多年的,我们对于煤改气,煤改电的坚持,现在可能我们的燃煤没有这么多,但是我们的环境并没有看见有明显的好转。

  郝吉明:好转是实实在在的,比如说我们大气当中二氧化硫的浓度,这些年,从1998年到2012年的数据显示,已经下降了77%,二氧化硫主要是燃煤造成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北京的机动车的保有量增长了285%,GDP增长了650%。北京市的大气污染由燃煤型污染,逐渐转变为燃煤型和机动车污染这种复合型的、叠加型的污染类型。所以原来的一些污染物浓度有显著的下降,但是一个新型的污染物浓度开始上升。所以你看上去不乐观,这是说新的问题出现了。原来那些问题,一直在改善。包括可吸入颗粒物,在这段时间里,北京也下降了42%左右,在1998年的时候,北京的可吸入颗粒物大概是160-180微克每立方米,现在大概是110-120微克每立方米。

 

  “所谓PM2.5的问题也不是今天才有的”

 

  主持人:对于北京的大气环境而言,过去我们常听说,以及常提到的就是沙尘暴,扬尘,但是现在好像这些东西比较少了,现在提到最多的就是PM2.5,这一个转变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

  郝吉明:在所谓的沙尘暴强调比较多的时候,是我们的水土保持,我们的森林建设比较落后。经过这些年的生态工程建设,有所改善,但是并没有根除,还是存在着。所谓PM2.5的问题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只是对PM2.5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人们逐渐认识,人们对它有了警觉,总是惦记着这件事,所以开始关注。第一条应该是关注度显著提高,第二是由于我们的机动车污染,还得加上燃煤污染,还有其他一些工业活动的污染,排放了很多气态污染物。这些气态污染物我们平常眼睛是看不见的,但是气态污染物在大气中经过化学反应,转化成固体颗粒物,这些固体颗粒物就是小颗粒,这些小颗粒又影响能见度,天气灰蒙蒙的,会对身体造成健康影响,所以大家逐渐关注PM2.5。

  所谓PM2.5有两部分来源,一部分是污染源直接排放的一部分,这部分占的分量比较小,在北京大概占30%-40%。60%-70%的PM2.5是大气当中的气态污染物通过大气化学反应转化的,二氧化硫转化成硫酸盐,氮氧化物转化成硝酸盐,氨排放了,转化成铵盐,挥发性有机物转化成颗粒物当中的有机成分。这些成分我们经常称为二次颗粒物,一次排放的时候排放的是气态的,我们眼睛看不见,在大气中经过化学反应,生成固态微粒,我们就看见了,所谓的看见了,是我们的能见度降低了,如果取样分析,颗粒物的成分、浓度都发生了变化。再加上科学的进步,逐渐认识到PM2.5对人体健康的高度相关性,所以开始关注这件事情。

  对于这件事情,政府也是高度关注的,我们大气环境质量标准把PM2.5引入。如果说是环境质量标准的话,在1996、1997年的时候,我们的大气环境质量标准是取得总悬浮微粒,是指100微米以下的颗粒,对于100微米以下的颗粒,大部分颗粒很难进入我们的呼吸系统。进入了我们的呼吸系统,我们的鼻腔就把它挡住了,有时候说鼻子里一抠全是黑的东西,就是那些大颗粒。到1996年我们修改《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时候,把可吸入颗粒物,也叫PM10,也就是10个微米以下的颗粒作为我们的标准。到2012年修订《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时候,我们引进PM2.5,把2.5以下的颗粒作为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关注的颗粒物是越来越小,这些越来越小的颗粒物是越来越能进入我们呼吸系统,不仅进入气管,还进入我们的肺泡,所以对健康影响就越来越大。所以我们关注的点越来越接近于对人体健康影响,这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中国环境报》采访我的时候我说过,我们的新标准更加关注了公众健康。标准的变化说明了我们的污染控制的进程在往更深的方向发展,更解决核心问题。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