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世界不为人知的故事 (1/1)

来源:网易科技发布时间:2018-04-18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SQ0AI20009NOS

    《大口吞食的蓝鲸》,由Doc White拍摄。由于吞下大量海水和磷虾,这只蓝鲸的喉部圆鼓鼓的,表皮上的褶皱被撑开。在猛扑到磷虾群之后,它排出口中的水,让水从悬垂于口腔内的鲸须中流出,用以滤取水中的磷虾。为了找到足够多的猎物,蓝鲸往往要远途跋涉。但是遇到大群猎物时,蓝鲸会发挥相当高效的猛扑式进食技术。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SR0AI20009NOS

    《大鱼之战》,由Jordi Chias Pujol拍摄。两只巨大的石斑鱼正在酣战。它们的战场位于亚速尔群岛的海底火山顶。这里是一片重要产卵区,占领这块地盘的公鱼可以更容易地吸引母鱼。这片区域覆盖着许多岩石覆盖,但重要的是,上方水流强劲,有助于冲走受精卵。雌性石斑鱼在10岁至15岁时,如果周围雄鱼数量不足,雌鱼就会改变性别。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SS0AI20009NOS

    《鲷鱼派对》,由Tony Wu拍摄。大量鲷鱼在水中快速游动旋转,同时向海水中大量产出精子和卵子。在太平洋岛国帕劳附近的海下,鲷鱼这种疯狂的性爱派对每个月就会举办数天,而且这几天恰逢满月,潮汐十分强劲。本来住在暗礁中的鲷鱼相聚在一起,这场狂欢提供了受精的最佳时机,而且这个地点和时间令受精卵被卷入开阔海洋的几率最大。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ST0AI20009NOS

    海葵中的寄居者——小丑鱼,由Qing Lin拍摄。印度尼西亚北苏拉威西岛附近的海域中,小丑鱼正从海葵的触角中游出来。它们寄居在海葵中,由于全身厚厚地覆盖着粘液,可以避免被海葵蜇到。它们的互利共生关系是这样的:海葵保护小丑鱼,为后者提供居所。小丑鱼以触手中的残骸为食,有时甚至可以少量食用触手,这样小丑鱼帮助海葵除掉了寄生物、赶跑有害的鱼,它们扇动鱼鳍时有助于让海水进入海葵。有时小丑鱼还会攻击周边的鱼,随后海葵把鱼蜇伤,并把它吃掉。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SU0AI20009NOS

    《火海胆》,由Darryl Torckler拍摄。人类直到1965年才发现火海胆。部分原因在于,它们只栖息在新西兰北部和澳大利亚南部海底深处的珊瑚礁中。此外,在白天它们会躲藏在更深的水域中。在那里红光被过滤掉,火海胆看起来是黑色或深褐色,而不是火红的。它的防御结构是遍布全身的刺。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SV0AI20009NOS

    《交配中的鱼》,由Alexander Mustard拍摄。两只鎠科鱼正在交配。雌鱼弯曲着身体,低着头,它即将产卵。旁边的公鱼正扇动胸鳍以产生水流,这有助于让卵子流向它释放的精子。这种珊瑚礁鱼或许是加勒比海13种鎠科鱼中最美丽的鱼。它们通常在黄昏产卵,但这个时候却危机暗潜,因为大多数猎食者都在附近游动。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00AI20009NOS

    《陷入困境的海龟》,由Jordi Chias Pujol拍摄。摄影师发现一只赤蠵龟被困在网中出不来。海龟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中度过,但必须浮到海面呼吸。这只海龟很幸运能够活下来,因为这面网可以伸展,并且漂浮在水中,它可以勉强浮到水面上呼吸。摄影师本试着把网割破,但后来还是把网拉到船上,把它解救了。海洋中常散布着这种幽灵般的捕鱼工具,这不是摄影师第一次救出受困的动物。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10AI20009NOS

    《巨型杀手》,由Ralph Pace拍摄。如果鱼能用眼睛表达情感,图中的这只翻车鲀仿佛用眼神传达自己的绝望。它很迫切地想要逃走。而海狮死死咬住,不打算松口。它们之间的剧烈扭动搅动着海面,吸引了海鸟飞来,也吸引了摄影师前来观战。这张照片摄于2015年,极端的厄尔尼诺现象意味着许多鱼类向北移动到较冷的海域,海狮的食物变少了。因此,面临饥饿的海狮,这只翻车鲀难逃被吞食的厄运。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20AI20009NOS

    《座头鲸的北极表演》,由Audun Rikardsen拍摄。一头精力充沛的雄性座头鲸正在挪威北部巴伦支海中尽情游动。这是一张独特的海面分层图,摄于北极冬末的寒冷环境中,当时的光线较弱。这只座头鲸快速旋转、跃出水面或潜入深海中,仿佛向鲸群展示自己的勇猛。在座头鲸南迁之前,这种“爱出风头”的表现会增加。部分座头鲸会往南方游到更温暖的地方,在那里交配和繁殖。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30AI20009NOS

    《躲在“城堡”中的海葵虾》,由Jeff Rotman拍摄。一只海葵虾正栖息在一片宽达1米的海葵中。摄影师采用极低的拍摄角度和柔光凸显出海葵的结构以及仅2厘米大的艳丽的海葵虾。这片海葵如同堡垒一般为它提供了庇护所,海葵的触角如同伞一样在水下伸展,同时隐藏着大量刺细胞,能够保护海葵虾免受掠食者的捕食。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40AI20009NOS

    《龙卷风般的水母群》,由Geo Cloete拍摄。摄影师身处一群水母中拍摄了这难得一见的奇观。南非开普半岛的深海水域中,成千上万的箱型水母集结成群,并形成龙卷风一般的群柱。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50AI20009NOS

    《靠手掌移动的鱼》,由Fred Bavendam拍摄。长手鱼(handfish)依靠自己的“手”和“脚”在海床上摇摆着前进,而不是游泳。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东南部的岩礁是长手鱼目前已知的唯一居住地。它们的手实际上是高度进化的腹鳍。据科学家估计,上世纪90年代长手鱼的数量约有1000只,目前数量已锐减。它们没法走得太远,所以现存的长手鱼仍在范围不大的水域中生活。但它们的栖息地正受到拖网捕捞以及快速繁殖的海洋动物的影响,水温的上升也不利于它们的生存。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60AI20009NOS

    《鸬鹚的水下逐猎》,由Alexander Mustard拍摄。加州海岸附近一座巨型石油钻塔下的水域成了捕猎者和猎物彼此周旋的战场。钻塔支撑柱旁有一只布兰德鸬鹚。它正穿越鱼群试图捕一两只鱼填填肚子。在白天,这些鱼把钻塔当做庇护所。但是海狮、鼠海豚和海豚等大型捕食者发现,原来这里可以成为尽情捕食的渔场。布兰德鸬鹚既在这里捕鱼,又把这儿当做休息和潜水后晾干翅膀的地方。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70AI20009NOS

    《抹香鲸的大型聚会》,由Tony Wu拍摄。摄影师目睹了非同寻常的景象:几百只、甚至几千只抹香鲸在海水中扭动、旋转,相互碰撞和摩擦,并发出各种声音——嗡嗡声、吱吱声和劈啪声,这些都是它们的沟通语言。这张照片只捕捉了现场壮观景象的“冰山一角”。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大型的家族聚会。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80AI20009NOS

    《蟾蜍产卵》,由Solvin Zankl拍摄。每年3月是欧洲蟾蜍的迁徙高峰期,大多数蟾蜍都回到自己出生的池塘和湖泊中。有些蟾蜍在冬眠之前的秋季就开始迁徙,为春季的迁徙高峰做好准备。3月的气温是一个信号,表明水中的冰已经化了。德国的一个池塘里,蟾蜍们正在全力产卵。摄影师正通过笔记本电脑观察水下的情况,USB线把他的电脑和池塘底部的相机连接了起来。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90AI20009NOS

    《伪装的梭子鱼》,由Michel Loup拍摄。法国侏罗山一个湖边小溪的水面下,年轻的雄梭子鱼一动不动,仿佛悬浮在那里。溪水自山峰流下的途中会流经石灰岩,因此经过滤后的溪水十分清澈。梭子鱼的斑纹和颜色有助于它们在池塘的水草中伪装起来。它们是单独行动的捕猎者,通常各自分散在植物更多的不同水域中。

  • photo%2F0009%2F2018-04-17%2FDFJMM2TA0AI20009NOS

    《静水之花》,由Christian Vizl拍摄。在一片静水底部往上看就像看着一个神奇的水族馆。夏季藻花的衬托让水面呈现碧绿。在频闪闪光灯的低光照射下,百合花的粉色叶子展露在镜头之中。这些花的茎杆距离水底几米远,但它们中大部分从未长到水面。一年中大部分时间,这里的水都很清澈,所以它们拥有足够的光线来进行光合作用。

自然历史博物馆出版的新书《令人难忘的水下摄影》收录了过去数十年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中最经典的水下摄影作品。拍摄背后的故事往往与照片本身一样有趣。
关键词 :动物 摄影 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