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真的“养”眼吗?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9-03

绿色不重要,远处是关键。

若以发病率做依据,为“都市病”进行排序,排第一的,肯定不是脱发、不是失眠、不是肥胖,而是视疲劳。

据估计,大约64%~90%的电脑使用者,曾经出现过眼睛干涩、暂时性视物模糊等症状。正是因为常见,所以也诞生了一个长盛不衰的都市传说——把手机、电脑屏幕调成绿色,可以养眼、缓解视疲劳。

传说是不是真的呢?

其实,我们可以反问一句:如果绿色可以缓解视疲劳,数码设备制造商们,为什么不把默认壁纸,设置成纯绿色的呢?

640.webp (4)

视疲劳很常见(图片来源:diamondvision.com)

中华医学会的眼科专家们,把视疲劳(Asthenopia)定义为一组症状,这组症状有两个特点。[1]

第一,它涉及多个方面。可以是眼部不适,如眼胀、眼痛、眼干、流泪、眼异物感等;可以是视觉障碍,如暂时性视物模糊和重影;严重时,可以出现全身症状,如头痛、头晕、记忆力减退,乃至恶心、呕吐、焦虑等。

第二,它是由眼睛超负荷工作引起的。人的眼睛,和相机差不多,而眼部肌肉,则好比抓着相机的手。要想拍一朵花,必须举着相机、凑近花朵。拍完之后,打算拍蝴蝶,又必须重来一次。手会累,眼睛的调节功能,自然也有个限度。

那么,哪些因素会导致眼睛超负荷工作呢?

首先,是疾病

严重影响眼睛调节功能的疾病,有两类。一类是屈光不正,如远视、老视,患者本身存在调节功能障碍,自然很容易疲劳。

另一类,是干眼症。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离不开水分。眼睛比较特殊,直接暴露于空气中,需要通过眨眼和泪腺分泌,保持湿润。如果泪腺分泌功能异常,出现视疲劳的概率,便大大增加。[2]

其次,是观看方式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体验:看手机比看电脑,更累人。为什么呢?因为距离和角度。Bhanderi等学者对400余名志愿者进行调查后发现,50~70cm,是最合适的观看距离,屏幕高于眼睛或者与眼睛平行,都可能增加视疲劳出现的概率,最合的观看角度,是比眼睛略低。[3]

最后,是环境因素

前面说了,干眼症患者出现视疲劳的概率越大于常人。如果室内比较干燥,眼睛丢失的水分增多,泪腺超负荷工作,就很容易出现视疲劳。

至于屏幕颜色和视疲劳的关系,国外相关研究十分稀少,几乎查找不到。国内倒是有两个非直接的证据:第一,有学者考证了纸张颜色对眼睛调节的影响,结论是,没有影响;[5]第二,有学者检测双眼在不同颜色光下的调节幅度,结论是,对于健康眼来说,没有区别。[6]

以常理而论,既然视疲劳是由眼调节超负荷引起的,而不同颜色的光对眼调节没有影响。那么绿色屏幕,对预防、缓解视疲劳,不会有什么帮助

640.webp (2)

看到这里,可能有的人会说了

不对啊,我看屏幕看久了,看一看远处的绿色植物就会觉得眼睛很放松很舒服啊?

别忘了,还有一个关键词——远处。在长期注视近处目标时,我们眼睛的睫状肌是收缩的,而往远处眺望时,我们的睫状肌就可以得到放松

除了绿色以外,还常有人希望通过食物“养眼”。比如,猪肝、枸杞等。

猪肝富含维生素A,对于预防夜盲症有很大的好处,不过,也就止步于此了。只要体内的维生素A充足,吃再多猪肝,都没办法改善视力。至于后者,枸杞富含叶黄素。

有研究显示,每天补充17.5mg的叶黄素、连续补充4周,可以改善视疲劳。但是,这个研究,只有11名受试者,可靠性一般;[7]再者,所谓“富含”,是相对而言的。100g枸杞大约含有4.6mg叶黄素,要想达到实验效果,一天得吃400g枸杞......

640.webp (1)

叶黄素含量,单位,微克(ug)[8]

总之,视疲劳与眼睛调节能力休戚相关。如果存在屈光不正、干眼症,应妥善治疗原发病;如果症状严重,可以去医院求助,使用人工泪液或者睫状肌药物,改善眼睛的调节能力。

对于咱们来说,则只要稍微注意下观看屏幕的方式----观看距离,应在50~70cm之间;观看角度,应略低于眼睛;屏幕分辨率应该适当,手机贴膜一旦划伤,应立即更换,免得字体模糊、增加眼负担;秋季天气干燥,可以购买加湿器,把室内的湿度保持在合适的范围内。

此外,国内进行的一项大规模调查显示,增加深色蔬菜(菠菜、芥菜、西兰花等)的摄入,或许可以降低视疲劳出现的概率。虽然机制尚不清晰,但是,与猪肝不同,深色蔬菜多多益善,不妨试一试。[9]

640.webp

正确的观看方式,单位为英寸,约合50~70cm(图片来源:itguyswa.com)

-------------------------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眼视光学组. 视疲劳诊疗专家共识(2014年)[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 2014, 16(7): 385–387.

[2]陈丽萍, 赵堪兴. 视疲劳病因研究及防治[J]. 国外医学:眼科学分册, 2005, 29(6): 367–370.

[3]BHANDERI D J, CHOUDHARY S, DOSHI V G. A community-based study of asthenopia in computer operators[J]. Indi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08, 56(1): 51–55.

[4]ZIEFLE M. Effects of display resolution on visual performance[J]. Human Factors, 1998, 40(4): 554–568.

[5]李云云. 字体大小, 间距和纸张颜色对眼调节的影响[D]. 山西医科大学, 2012.

[6]马娜, 汪阳, 沈晔等. 不同颜色光下眼调节幅度及其与屈光度的关系[J].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 2013, 15(4): 226–229.

[7]HAN C-C, LIU R, LIU R-R等. Prevalence of asthenopia and its risk factors in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13, 6(5): 718–722.

[8]中国营养学会. 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版)[M]. 科学出版社, 2014.

[9]GUO F, ZHANG Q, FAN M-N等. Fruit and vegetable consumption and its relation to risk of asthenopia among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018, 11(6): 1020–1027.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