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很害怕,但我们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想看恐怖片

作者:狗格格/编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0-17

恐惧这个情绪有点意思。

今年是John Carpenter的标志性恐怖片《月光光心慌慌》第四十周年纪念。很少有恐怖电影能达到类似的恶名,它激发了随后的一大批惊悚连环凶杀电影。

一个蒙面人将谋杀案带到了一个郊区小镇,所有人的生与死面前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影片最终没有为受害者伸张正义,也没有善与恶再次平衡的完美结局。

那为什么还有人愿意特意花时间和金钱去电影院,观看这种让我们想起生活不公与死亡惊悚的场景?“因为喜欢!”非常典型的答案。除了人们描述的“看的时候整个人超兴奋”和“肾上腺素飙高”,事实上当人在惊讶或害怕的时候,人体确实会进入“准备随时跑”的状态,体内许多化学物质增加,其中包括肾上腺素,以确保身体准备充分应对威胁,做出“战斗或逃跑”反应。

这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特意吓唬自己。社会学家Margee Kerr 与来自匹兹堡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Greg Siegle收集数据后发现,是因为强烈的兴奋感和惊悚感。

从惊悚的魅力中学习恐惧

为了实时捕捉究竟是什么让人们觉得恐惧很有趣,是什么促使人们付钱让自己被吓得魂飞魄散,研究人员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郊外一个传说闹鬼的地下室建了个实验室。

这间仅限成人进入的鬼屋营造出的恐怖气氛远远超过典型的爆米花恐怖片的灯光、声音和人物。在35分钟的时间里,参与者会经历一系列刺激场景,除了令人不安的故事背景设置和特效,还有真人NPC上场吓人,在游戏过程中参与者还将在工作人员的控制下体验触电。实验室招募了262位买了票的客人,每个人都会在进入鬼屋前后各完成一份有关期望和感受的调查。

他们还使用了移动式的脑电图描记器,来记录下100名参与者在实验前后15分钟的各种认知和情绪的脑电波活动。客人们报告称,在经过闹鬼的地点时,情绪明显高涨。而且事后的开心也与刚才经历过的高度紧张和恐惧有关。

脑电数据分析显示,在情绪高涨的前、后,大脑的反应性普遍降低。换句话说,高度紧张和可怕的活动在某种程度上会“关闭”大脑,然后反过来又在体验结束后,让人们感到快乐。研究人员对那些练习冥想的人进行了类似的观察。

从恐惧中学习强大

研究结果表明,类似被猎杀的极端兴奋和一场5千米的跑步竞赛类似,都有一种不确定感,体力快速消耗,在结束时都让人们产生一种“终于结束了”的感受。有趣与惊悚并重的体验可以起到即时调整压力的作用,甚至可以增强信心。理智会告诉你鬼屋里的演员都不是真的,但当你沉浸在体验中时,却会真实地感觉到恐惧,而当你走到出口的那一刹那,满足感和成就感也一样真实。经历各种冒险之后,就算面对一大群丧尸也会觉得自己无敌。

明明很害怕,但我们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想看恐怖片

图:游客们被困在“地狱之门”鬼屋里

像《月光光心慌慌》这样的电影,让我们直面自己对无差别杀人的恐惧,在娱乐框架的保护下,让观众了解为什么有时坏事就是会无缘无故地发生。参与可怕但好玩的活动也可以作为实践恐惧的一种方式,帮人们建立起更强大的自知之明和适应力。在惊悚未知的环境中,你可以观察到自己在类似生命危险的情况下的反应和身体变化。

所有恐怖娱乐项目的设置都不同,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团队活动。就算只是看电影,和朋友一起时的情感体验都会更加强烈。一起做紧张刺激的事会让活动过程变得更有趣。情绪可以传染,所以当你看到你的朋友尖叫大笑时,你也会这么做。但无论惊悚电影和鬼屋探险多有趣,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战或逃”反应因遗传表达、生活环境和个人经历的不同而具有个体差异性。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无恐怖不欢,而有些人你一说要拉他进鬼屋他就腿软。

无论你喜不喜欢惊悚、强刺激的事物和活动,每个人都将从冒险和好奇中受益。当危险出现时,“战或逃”也会帮助我们足够快、足够聪明地做出反应。


蝌蚪五线谱编译自neurosciencenews,译者 狗格格,转载须授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