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2-18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过年期间,一篇名为《中国科学家用疟原虫感染治愈晚期癌症》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好多人在走亲访友之余,不禁讨论起这种不起眼的小虫。

“文章是真的么?”

“疟原虫可以治疗癌症?”

“癌症终于可以被治愈了?”

…… ……

答案,自然要到文章主角陈小平先生的研究中去找。

太长不看版: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详细文字版:

首先,文章是真的。

俗话说,相关性不等于因果,不过,要想研究因果关系,往往要从相关线索中寻找。早在的读书的时候,陈小平就发现,疟原虫感染率与癌症死亡率似乎存在某种关联。

这一现象引起了陈小平的注意,他与哈佛大学合作,统计全球疟原虫感染率与癌症死亡率的关系,结果显示,剔除经济、环境、医疗水平等干扰因素之后,二者之间仍然存在显著的负相关性,也就是说疟原虫感染越高的地区,癌症死亡率越低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疟疾发病率与癌症死亡率的关系(图片来源:陈小平的演讲)

难道,疟原虫感染可以治疗癌症?

说到这里,必须补充一点背景知识。如果我们把人体比作一个塑料大棚,免疫系统便是照料蔬菜的农民伯伯,而癌细胞则是大棚内的杂草。农民伯伯对付杂草,有两个方法,一是控制大棚内的温度、湿度,使其不利于杂草生长,二是定期巡视,遇到杂草后手动拔除。前者称之为固有免疫,包括NK细胞、巨噬细胞等,它们是全面的,遇到衰老细胞、有问题的物质就顺手清理掉,降低细胞癌变的几率;后者,称之为特有免疫,由T细胞等组成,针对性很强、杀伤性也很强。

虽然有这么两道防线,癌症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加,免疫系统的活性会缓慢下降。如果塑料大棚年久失修、处处漏风,自然做不到精准控制温湿度。另一方面,癌细胞在长期进化中,“演技”越来越出色了。T细胞要想发挥作用,首先必须识别癌细胞。识别的方式,是寻找抗原。癌细胞的抗原性越弱,T细胞识别起来越是困难——好比说,如果杂草长得跟蔬菜特别像,农民伯伯难免会疏忽。

除此之外,癌细胞可以分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促进新血管形成,相当于自带给养,生长十分迅速。只要出现一个癌细胞,铺天盖地的癌细胞便会随之而来,到时候即使T细胞反应过来准备帮忙,也往往无计可施了。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肿瘤逃避免疫系统的方式(图片来源:《医学免疫学》)

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

一个解决思路是,让农民伯伯更勤快一些。先前有研究显示,某些病毒可以刺激免疫系统,增加免疫系统的效率;还有研究显示,肠道内的细菌也可以增加免疫应答,令免疫系统识别到癌细胞。这为疟原虫抗癌,打下了理论基础。

有了假设和理论,接下来必须通过实验去检验它们。

2011年,陈小平所在的课题组发表了研究结果。他们首先让小鼠换上刘易斯肺癌(LLC),接着,对实验组小鼠注射疟原虫(LLC+Py),统计各组小鼠的生存时间,结果显示,感染疟原虫的小鼠,生存时间大大增加。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小鼠实验原理及结果(图片来源:Antitumor effect of malaria parasite infection in a murine Lewis lung cancer model through induction of innate and adaptive immunity)

在论文中,研究者提到,这个实验有两个局限性:首先,小鼠感染疟原虫后的症状与人类不同,这也是我们说过多次的,动物实验有效不等于人体治疗有效;其次,实验时间普遍较短,长期的安全性与有效性未知

随后,他们又进行了另一组实验,这次瞄准的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前面说到,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可催生新血管,方便癌细胞快速增殖。研究显示,疟原虫感染能够干扰血管内皮生长因子,进而,遏制肿瘤生长。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实验结果(图片来源:Exosomes from Plasmodium-infected hosts inhibit tumor angiogenesis in a murine Lewis lung cancer model)

至此,开篇提到的第二个问题,“疟原虫可以治疗癌症”,也有了答案。

陈小平课题组的研究显示,疟原虫入侵人体之后,可以激活NK细胞,NK细胞在杀伤疟原虫的同时,会顺手对抗癌细胞。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疟原虫(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疟原虫生活史(图片来源:slidesplayer.com)

一部分癌细胞直接被杀死,另一部分则躲了过去,不过没关系,被杀死的癌细胞破裂、释放细胞内容物,这些内容物又会激活T细胞,带来第二轮对抗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疟原虫抗癌的机理

最后,第三个问题,“癌症终于可以被治愈了?”。

在演讲中,陈小平提到,他们一共收治了30多位患者,最早的一批一共10例,观察了1年,其中5例患者的症状缓解,有2例可能已经被治愈。

“疟原虫抗癌”真的靠谱吗?

实验结果

动物实验的两个局限性,第一个,有效性问题已经得到验证,疟原虫疗法对人体同样有效;不过,第二个,安全性和长期结果,目前的实验样本太小,只有30多例,研究时间也不够长,最长的才1年多,5年后的生存率如何、会不会复发,这些,仍然需要进一步的探索。

从发表小鼠实验的结果算起,已经过去了8年,从侧面表明,新疗法研究之困难。人体试验的结果,自然是让人振奋的,也许,通过疟原虫,我们不仅能找到新的治疗方法,而且能够研究有效的癌症疫苗——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

参考文献

[1]陈慰峰编. 医学免疫学[M].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 

[2]李兰娟, 任红. 传染病学[M].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3. 

[3]LICHTY B D, BREITBACH C J, STOJDL D F等. Going viral with cancer immunotherapy[J]. Nature Reviews. Cancer, 2014, 14(8): 559–567. 

[4]LIU Q, YANG Y, TAN X等. Plasmodium parasite as an effectiv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ntigen glypican-3 delivery vector[J]. Oncotarget, 2017, 8(15): 24785–24796. 

[5]VIAUD S, SACCHERI F, MIGNOT G等.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 modulates the anticancer immune effects of cyclophosphamide[J]. Science (New York, N.Y.), 2013, 342(6161): 971–976. 

[6]YANG Y, LIU Q, LU J等. Exosomes from Plasmodium-infected hosts inhibit tumor angiogenesis in a murine Lewis lung cancer model[J]. Oncogenesis, 2017, 6(6): e351. 

[7]CHEN L, HE Z, QIN L等. Antitumor effect of malaria parasite infection in a murine Lewis lung cancer model through induction of innate and adaptive immunity[J]. PloS One, 2011, 6(9): e24407.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