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会影响我们晚上做的梦

作者:狗格格/编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27

在大脑的“心”里,温度的优先级高于做梦。

温度会影响我们晚上做的梦

图:SashaFoxWalters/iStock

研究人员对经过基因编辑的小鼠做了一项新研究,探寻为什么周围环境温度太热或太冷时,我们的梦境就会被打断。答案是:脑子太忙了

来自瑞士伯尔尼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破坏了小鼠身上的一个受体基因,通过对照试验观察温度的变化对它们的睡眠状态的影响。事实证明,在大脑的“心”里,温度的优先级高于做梦。当我们足够舒适时,大脑会在歇息状态和快速眼动睡眠(REM)之间来回。

你的呼吸会加速,眼球会跟着梦境中的人物转动,四肢会因梦境中反抗对打的情节而抽搐。很多假设和理论都认为,梦是我们处理当天事件的一种思维方式。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鉴于婴儿每天都要处理各种新习得的技能,于是他们有一半的睡眠时间都处于上述状态,而相比之下,成年人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睡眠时间是处于这种状态。听起来似乎是个合理的猜想。

但是,如果你周围的空间太热或太冷,想做个梦就没那么容易了。这不仅是经验之谈,更重要的是,像我们这样的“温血动物”在做梦时,温度的调节功能会被抑制。一旦进入了快速眼动睡眠的阶段,出汗、发抖、喘气、脸红并不能有效地维持你的体温。

来自伯尔尼大学的神经科学家Markus Schmidt表示:“在快速眼动睡眠中失去体温的调节功能是睡眠最特殊的一个方面,特别是明明我们在清醒、或非REM睡眠时,具备精确调节体温的控制机制。”

如果假设我们的大脑由于某种原因,必须做出选择——处理当天的事情(做梦)、或者直接略过,将线程留给体温调节,而不能两者皆得呢?

为了检验该假设,Schmidt及其团队重点关注在实验鼠大脑深处的下丘脑上。那是大脑中在体温调节和非REM睡眠中起作用的一块区域。

紧接着的研究表明,黑色素聚集激酶素(MCH)神经元参与了梦境睡眠。研究人员对MCH受体的基因进行了修剪,要么将其敲除,要么利用光遗传学(用光控的方法激活清醒哺乳动物的单一神经元)的技术手段将其强制激活。

正常的老鼠被放置在了温控环境中,研究人员发现,随着温度升高到一个让老鼠感到温暖的程度,其快速眼动睡眠的持续时间也会增加。相较之下,没有MCH受体的老鼠则在REM睡眠阶段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变化,仿佛它们的下丘脑对外界温度视而不见一样。

通过打开和关闭MCH,实验进一步表明,黑色素聚集激酶素神经元正是大脑对REM睡眠的温度管理的关键。

“这表明,当我们不需要调节体温时,快速眼动睡眠的次数和时间就会与我们的即时环境相应地进行微调,”Schmidt说道,“这也证实了做梦和体温调节是如何紧密结合在一起的。”

微调体温和运行一个大脑,是哺乳动物的待办事项中两个能量最密集的活动,因此有理由认为,这两个重要任务有可能会在某一时刻发生冲突。

因为我们不可能在睡觉的时候还自己站起来去到另一个更舒适的地方,所以我们的身体就需要做选择,给能量的使用记一些账。

Schmidt表示:“该研究表明,快速眼动睡眠的功能是激活重要的大脑功能,特别是当我们不需要在体温调节上花费太多能量的时候,从而能优化对身体能源的使用。”

该研究已发表于《当代生物学》。


蝌蚪五线谱编译自sciencealert,译者 狗格格,转载须授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