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都在争夺北极的资源,有谁真正关心那的环境吗?

作者:Eva/编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10-22

北极地区的资源正在孕育一场新的“冷战”,争夺北极的战斗可能重塑该地区。

北极到底是谁的?

北极地区的资源正在孕育一场新的“冷战”,争夺北极的战斗可能重塑该地区

图源:© Shutterstock

今年8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示有兴趣收购世界上最大的岛屿格陵兰岛,该岛屿濒临冰冷的北冰洋。事实证明,格陵兰岛是非卖品,而特朗普也因外交上的失策而受到广泛嘲笑。然而,许多人想知道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背后,原因究竟为何——这是否与美国对拥有北极的兴趣与日俱增有关?

美国是北极圈周边八个国家之一,这些国家包括加拿大、丹麦、芬兰、冰岛、挪威、俄罗斯和瑞典,目前 他们都在争夺该地区冰冻海域的所有权。其中几个国家已经向联合国机构提交了正式文件,声称对北极海床的 部分区域拥有主权。气候变化也开放了北极以前被冰封的水域,使该地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进入。英国剑桥大学斯科特极地研究所的极地地理学家理查德·鲍威尔说:“根据目前的趋势,预测北极的冰将在2040年或2050年左右完全融化。”

对该地区兴趣的激增被称为“北极之争”,或更耸人听闻的“新冷战”,因为俄罗斯和美国是最大玩家。但是,尽管该地区存在机遇,北冰洋真的能属于任何人吗?为什么这么多国家想要在这片漂浮的冰山和北极熊的土地上分一杯羹呢?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北极拥有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美国称,北冰洋海底蕴藏着约900亿桶石 油,约占全球未探明石油储量的13%,占全球未开发天然气储量的30%。

一个世纪以前,这些巨大的矿产资源是无法获得的,因为我们缺乏开采的技术。当时,各国只能沿着海岸 探索一小片海洋,而像北极深处这样的偏远海域则被指定为公海,不属于任何国家。但随着近几十年巨大的技术进步,人们越来越容易到达遥远的海域。这迫使国际立法者们迎头赶上,扩大各国法律探索的范围。

目前,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约国可以在距其海岸线370公里的海底开采资源。但是, 如果一个国家能够提供证据证明,距离200英里界限更远的海床上的特定地质特征与该国大陆相连接,那么该国的管辖范围就可以扩大到更深的海域。

在北极,这种方式将大片曾经无法触及的海洋地带置于被称为“北极8国”手中。现在, 他们的许多主张集中在罗蒙诺索夫海岭,一个横跨北冰洋的巨大的深海地质地貌。一些国家认为这条海脊是他们大陆架的延伸,这一主张可以让他们进入更大范围的北极海床,从而获得大量矿产资源。

长期游戏

所有这些都指向一个未来,在这个未来里,不同的国家将真正拥有北冰洋的大片海域,每个国家都拥有不 同程度的权力。然而北极的瓜分不太可能很快发生。首先,收集有关海底的证据,撰写详细的报告,涉猎各国主权要求的复杂科学,是一项密集的程序,而这才刚刚开始。

“就这些主张做出决定的过程本身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即使这些国家获得了许可,他们也将不得不承担将船只运往北极、建造深海基础设施以及从数英里深的海底开采石油和天然气的巨额费用,”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Alaska Fairbanks)的政治学教授、北极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Arctic Policy Studies)主任艾米·劳伦·洛夫克拉夫特说。因此,在现阶段,各国对北极的主权要求大多只是一种预期。她说:“目前正在分配的很多东西与眼下的需求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关于让我们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得到我们所能得到的,以便我们将来能够进入所有这些空间。” 然而,我们现在应该担心所有权最终会对北极产生什么影响吗,即使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各国争夺石油供应的行为会引发战争吗?资源匮乏国家的涌入将如何影响该地区脆弱的生态?

无节制的开发?

鲍威尔说,当各国最终采取行动时,对北极的影响将取决于全球总体形势。“人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世界,那里有更多的冲突和对不同事物的焦虑,在这种情况下,这对北极来说是坏消息。但是,你也可以想象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组织的作用增强,”这可能促使各国共同努力,制定更好的环境法规。

洛夫克拉夫特说,她比较谨慎乐观。“如果我戴上绝对环保的帽子,的确,北极会被更多地利用。”不过,她补充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竞赛。”换句话说,北极将被拥有和开发,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将被摧毁。

太多的事情悬而未决。例如,北极的寒冷水域支撑着有益于整个地球的食物链,但它已经受到气候变化的威胁。洛夫克拉夫特说,各国政府认识到保护这一资源的至关重要性。

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就是明证。该理事会由8个北极国家于上世纪90年代成立。它促进了该地区不同国家和当地社区之间的合作,“特别是在北极的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问题上”,该委员会的网站说。

洛夫克拉夫特表示,各国都希望维护该地区的政治和环境稳定;他们不是在盲目地奔向灾难。她说:“人们往往只从环境的角度,或者从冷战时期的角度来考虑北极。但它更微妙,有很多善意。”

随着中国等其他非北极国家对该地区越来越感兴趣,这种合作可能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们永远不会成为北极国家,但他们有钱。他们将利用软实力(与北极国家)建立合资企业,并以各种方式进入北极,”洛 夫克拉夫特说,“一个主要的问题是,北极地区是否会团结起来”。

她还说,执着于对北极的“争夺"可能会分散人们对气候变化这一更大、更直接的威胁的注意力。所有权也许会在未来改变北极的面貌,但其实气候变化此刻就在不可逆转地塑造着北极的地貌。“我们不会很快在北极发生战争。我们将面临的是生态系统的根本性破坏,”洛夫克拉夫特说,“(八个北极国家)能做些什么来更好地管理这一资源?为了人类的共同利益,为什么不投入更多的精力来保护这个未来呢?”

蝌蚪五线谱编译自livescience,译者 Eva,转载须授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