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得蛋疼:酱油涂蛋测试睾丸的味觉......

来源:煎蛋网发布时间:2020-02-22

答案是什么呢?来看

或许您已经在无聊图看到过相关内容,最近抖音海外版Tik Tok上的用户,热衷于将酱油涂抹在睾丸上,以验证蛋蛋是否能品出咸味,顺便拉一波流量。

这帮咸得蛋疼的歪国人倒也不是单纯靠沙雕博眼球,实际上,最早在2013年的某期PNAS上,费城莫内尔化学感官中心的Bedrich Mosinger和同事发表了一篇论文,内容是关于雄性小鼠生殖系统中的味觉受体——他们可能没想到自己的研究会在7年后成为Tik Tok上大热门。

但是时代变了。

好吧,雄性动物的睾丸上确实有味觉感受器。根据各种考据,Tik Tok用户Regan在知道这一事实后,掀起了潮流,要求长了睾丸的观众“将蛋蛋浸入某种液体中——完全出于科学目的,我必须知道”。

不幸的是,她引用的消息来源是《每日邮报》(Daily Mail),报告的内容有些夸张——和事实最大的区别在于,睾丸上没有味蕾(味觉感受器细胞的簇),且不能品出酱油味。但是:Tik Tok毕竟是Tik Tok。

众多尝试用下半身品尝草莓酱或酱油的抖音用户,这个月裤子的清洗费用突然多了300%。

不过关于味觉感受器的科学知识确实很酷。

“味蕾只出现在我们的嘴和食道里,是一簇味觉受体细胞。味蕾的把化学信号从嘴巴传到大脑,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意识地感知味道。”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的营养学家贝克特告诉ScienceAlert。

现在,能够单独感知5种基本味道中特定味道的受体确实散布在整个人体中。根据2013年《分子人类生殖学》上的评论,我们发现它们存在于“诸如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大脑、睾丸和精子等地方”。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能够用生殖器品尝味道,至少不应该。

贝克特说:“那些不是味蕾,它们不能激活大脑的味觉皮层。”实际上,这些长错地方的味觉受体是进化的典型后果。

贝克特解释说:“在可实现功能的地方,它们与和口腔中相同的分子发生反应,但却履行不同的功能。您可以把它们想象成人体中的环境检测器,它们可能会检测到感染,因为细菌具有诱发甜感的结构化合物,并分泌苦味和酸性物质。在肺和鼻子中,有证据表明它们参与调节炎症反应。”

至于说睾丸?去年发表在《国际分子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评论高兴地告诉您,我们目前还不确定,但是“味觉受体在成功受控的精子生产中发挥着功能性作用”。

但是,接受了Regan的挑战之后,声称能够用蛋蛋尝出酱油鲜味的那些人呢?

就像IFLS巧妙地指出的那样,“这就像在脸颊外侧蘸了点酱油”。他们可能只是闻到了鲜味。

结论:孩子们,不要从小报那里学习科学知识。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标题:酱油涂蛋?睾丸有味觉是真的的吗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