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传能治疗新冠肺炎的抗疟疾药,有何风险?

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05-05

FDA警告:或致心律失常。

4月24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一则新闻公告,警告医生不要开两款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和氯喹。

当地时间4月24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官网发布一则新闻公告,警告医生不要开两款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和氯喹,除非是在医院有专人监督或用于临床研究。


同一天时间,《Nature Medicine》和《JAMA Network Open》分别发布了一项关于羟氯喹和阿奇霉素组合以及氯喹治疗COVID-19的临床实验报告,揭示了它们对患者心脏的副作用。从报告结果来看,这两款备受青睐的“希望药”似乎成了患者的“催命符”。


“规则改变者”处方量激增46倍


2020年2月4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布在《Cell Research》上的一项研究指出,瑞德西韦和氯喹在体外能够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各国研究人员开始探索氯喹或羟氯喹对COVID-19患者的治疗效果。

自3月19日起,美国总统特朗普连续多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这两种抗疟疾药物在治疗COVID-19方面显示出“非常令人鼓舞的早期效果”。

特朗普对氯喹和羟氯喹的宣传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据《纽约时报》报道,当晚,两种药物的首次处方单以超过平均工作日46倍的速度涌入零售药店,近3.2万张处方单由风湿病学家、心脏病学家、皮肤病学家、精神病学家等各个领域的专家开具。

image.png

3月28日,FDA发布了一项紧急许可证,允许使用国家储备的氯喹和羟氯喹治疗COVID-19患者,许多人认为这一举动表明了FDA对药物疗效的信心。

尽管后来医学专家已经强调了这两种药物可能具有强烈的副作用,但在4月第二周,它们的使用率仍然是正常水平的6倍以上。


遭多项研究质疑,推荐药物恐成“催命符”

事实上,3月20日在特朗普鼓吹氯喹和羟氯喹为“规则改变者”之后,美国国家过敏症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Anthony Fauci在接受采访时就表达了他谨慎的态度:“如果你真的迫切想知道药物是否有效,就必须要进行足够的实验,总统这是给人带来希望,这也不是不可以。有些人倾向于给人希望,而我作为一名药物科研人员,我的工作是保证药品百分百安全。”

那么,使用氯喹和羟氯喹治疗COVID-19真的有效且安全吗?从近日《Nature》子刊和《JAMA》子刊发布的研究报告来看,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纽约大学医学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发布在《Nature Medicine》的研究报告中,84名COVID-19患者接受了常规剂量的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搭配治疗。

image.png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20-0888-2

在药物治疗2-5天后,这些患者的QT间隔显著延长,意味着存在恶性心律失常甚至猝死的风险,其中有9名患者情况最为严重。最终,有4名患者因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但没有证据表明心脏问题对此有影响。研究人员推测,严重的疾病或其他健康问题可能会影响心律失常的进一步发展。

就在两周前,巴西叫停了一项关于使用氯喹治疗COVID-19的临床试验,原因是在治疗第六天,81名受试者中已有11人死亡。4月24日,相关研究报告发表在《JAMA Network Open》上。

image.png

doi:10.1001 / jamanetworkopen.2020.8857

研究人员将40名患者列入低剂量组(450mg氯喹),剩下41名患者为高剂量组(600mg氯喹)。患者平均年龄为51.1岁,75.3%(60人)为男性,其中高剂量组平均年龄更大并且存在更多心脏问题。最终,这些受试者的总死亡率为27.2%,高剂量组的致死率为39.0%(16人),低剂量组的致死率是15.0%(6人)。研究人员建议不再使用相似的剂量来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尤其在面对有心脏病的老年患者时。

此前,一项涉及美国退伍军人医院的368名患者的分析发现,在97名服用羟氯喹并接受标准治疗的病人中,死亡率为28%;而在158名没有服用羟氯喹的病人中,死亡率仅为11%。


氯喹和羟氯喹“崇拜”余波未消

根据各国研究人员的临床实验反馈来看,一些COVID-19患者倾向于相信氯喹和羟氯喹能够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这让没有这两种药物参与的临床试验面临招募不到受试者的局面。

首尔蔚山大学医学院的传染病专家Sung Han Kim说,有些人不想参加需要放弃氯喹治疗的临床试验,他进行的一项关于使用HIV药物治疗COVID-19的试验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华盛顿大学精神病医生Eric Lenze最近启动的一项关于使用抗抑郁药减轻COVID-19重症患者免疫反应的试验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迄今为止,这项试验已经招募了10名参与者,另有3人拒绝参与,因为他们已经计划服用羟氯喹。

目前,一些研究人员已经在实验设计上作出了让步。伊朗病理学家Alireza Ghaffarieh放弃了将氯喹排除在克曼沙赫医科大学针对COVID-19人群的实验计划之外,并接受可能正在服用相关药物的参与者。他表示,希望这不会使对研究结果的解释复杂化。


参考资料:

[1] FDA warns of heart risks with Trump-promoted malaria drug

[2] Effect of High vs Low Doses of Chloroquine Diphosphate as Adjunctive Therapy for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Infectio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3] Chloroquine hype is derailing the search for coronavirus treatments

[4] The QT interval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treated with 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5] Prescriptions Surged as Trump Praised Drugs in Coronavirus Fight

[6] Coronavirus (COVID-19) Update: FDA Reiterates Importance of Close Patient Supervision for ‘Off-Label’ Use of Antimalarial Drugs to Mitigate Known Risks, Including Heart Rhythm Problems

原标题:抗疟疾药物治疗新冠肺炎?FDA警告:或致心律失常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