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卞赟到卡赞的气象科普之路

——“他们都是科普人”系列三
作者:王大鹏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6-15

从卞赟到“卡赞”,他的科普之路好精彩!

天师,原本是指合乎天人之道的老师,而在古代小说中,天师通常是更多地借助于神力而具有起死回生、治病救人的本事的人物。而对于微博名为@天师-卡赞 的卞赟来说,他的“道”则在于科普之道,正所谓“讲天气的老师”,传播气象知识。虽然他不能起死回生,但是通过他的叙述,我们发现气象科普可以大幅度提高公众的防灾减灾意识,从而维护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

作为中国气象局高级工程师,前中国追风小组核心成员,气象科学传播人的卞赟曾经出现在江苏卫视 “一站到底”的攻擂台上,他也在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 “开年第一课”中做雾霾有关的科普讲解,2016年他荣获气象微博影响力大会-自媒体新锐人物奖,2018年又获得微博十大最具潜力科普博主,2020年成为了中国科协“科普中国·我是科学家”的顾问,目前他有250多万粉丝。

3

卞赟在演讲中

小三角

守初心,做科普

说到是什么原因致使他把科普作为自己的一个重要工作的,也许小时候科普书带给他的启蒙作用不容忽视。因为母亲大学专业的原因,使他从小就接触到了一些气象领域的专业书籍,虽然不能全然了解其中的内涵,但是却激发了他对气象的兴趣和热情。加之高考之前观看的《后天》电影,更加让他对气象专业本身情有独钟,影片中塑造的男主角给卞赟留下深刻的印象。

后来,他如愿以偿地进入到了“中国气象人才摇篮”和“气象界的黄埔军校”的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接受正规的教育。

参加工作之后,通过“追风”更让他知道了气象灾害的破坏力以及对公众生产、生活、生命的重要影响。他与同事们出现在各种气象灾害的现场,台风,泥石流,沙尘暴等等都是他们“追”的对象,当然他们不仅仅是做一线的报道,还会顺带进行一些科普工作,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这种经历恰恰是非常好的科普机会。

6

2019年在巴基斯坦与当地年轻人合影

小三角

从卞赟到“卡赞”

随着新媒体平台的不断发展,以及自己对气象科普一线工作的熟悉,卞赟也开始在微博上搞起了科普,实现了从卞赟到“卡赞”的逐步转身。因为很多人往往把他的名字念错,于是他也将错就错,索性就用起了“卡赞”这个名字。当然他自嘲地认为是“把朋友圈搬到了微博上”,因为浏览他的微博,粉丝们会发现他似乎经常分享自己日常生活的一些花絮,甚至有一些吃喝玩乐的讯息,而气象知识则潜移默化地融在其中。

不过他自己说,每天在微博上发什么,什么时候发都是有一定的设计因素在里面的。虽然在粉丝们看来这些都是稀松平常,但是如何做好持之以恒却需要有一定的毅力。他在疲倦或者流量互动差强人意的时候也曾经有过放弃或者停下来的念头,但是他还是克服了一些困难和障碍,把微博一点一滴地经营了起来。

微博

卞赞的微博主页(图源:新浪微博)

小三角

科普的作用是可见的

说到科普的作用,在卞赟看来,气象科普应该在新的时代发挥更大的作用,一方面它可以提升公众对灾害的认知,因为气象科普是一个与民生关系非常紧密的领域,通过一些知识的分享有助于提升公众对自然灾害的认知,并做好预防,从而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当然另外一方面在于广义上的科普可以激发青少年对科学的兴趣,并且在未来有可能选择科学研究的道路,为国家科技的发展奠定智力基础。

通常意义上,我们说的科普是要普及科学技术知识、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的活动。而对于从事具体科普工作的人来说,卞赟认为有必要从小处着眼,只要每个科普人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那么科普就会在全社会蔚然成风。“我所从事的科普就是与公众日常生活关系非常紧密的领域,我是想通过一些知识性的普及来帮助公众解决生活中的某些问题。”卞赟如是说。

当然,科普不仅仅是需要在网络上,还需要从线上转移到线下,让更多人的有机会去接触,去感受,比如通过校园公开课,科研院所的开放日等等。“每年的气象开放日,大量的孩子会涌入中国气象局,当他们看到有卫星、有飞机、有火箭、有雷达的时候,那种对科学的好奇非常有可能转化成他们对科学的追求,也非常有希望在他们心中埋下科学的种子。”

作为一个活跃在网络上的科普博主,卞赟也认为在新媒体和社交媒体时代开展科普需要具有互联网思维,科普需要品牌化,或者说打造个性化的科普标签,这样有利于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也能够找到实现科普效果的“生态位”。与借助流量明星吸引关注和注意力相比,深耕内容并且扶植自己的“科普达人”似乎更划得来。这样做才能更好地对青少年发挥引导作用,让他们对科学产生理性的认识而不盲从,成为社会发展的主旋律。

14

2016年获“气象微博最佳新锐奖”

小三角科普从多方面入手

因为在学科细分以及多学科交叉融合的时代背景下,通才型的科普专家或者说科学家并不多见,甚至有时候某个领域的专家在其他领域也和普通公众差别不大,因而科普就更加需要群策群力,形成合力,尽量避免科学性上的一些硬伤,否则就会给科普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甚至是误导公众。具体来说,也就是科普需要用公众能够理解的语言进行传达,甚至有时候需要利用讲故事的技巧等。科普应该是一种再创作,它不仅仅是对科学信息的简单处理和加工,一定是要结合科普作者本身的经历和经验,或者说要把受众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因为科普效果好不好要看受众的反应。

在气象科普领域打拼了几年,卞赟也有很多值得借鉴和参考的经验,或者说个人的期许。“科普在某些方面不同于科研,他应该有两个面向,一是向上,把更多的情况反映出来,以供决策,指导未来的工作,二是向下,用具体的行动来充实公众的生活,把科学带到他们的身边。而且科普也应该发挥跳板或者说缓冲带的作用,举个例子,如果让你直接去看科研领域中有关量子物理的文章,绝大多数人可能是不会明白的,但是如果有人能够在量子方面做大量的科普工作,给受众提供必要的知识基础,通过这么一个角色,那么公众对量子物理的感觉可能就不会那么突兀了,变得可以掌握一些最基础的知识。”

“这些年科普的生态在不断地好转,包括政策,环境,投入,人才等等”,卞赟期待未来像他这样的科普从业者能够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当然这包括职称、待遇及深造机会等的考虑,“因为人在一定程度上都是现实的,而且科普要反哺社会的话,那么做科普的人就需要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认可。”

12

2020年卞赟成为中国科协“科普中国·我是科学家”的顾问

本文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由卞赟老师本人提供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