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自己赞助医生做试验?这也行?

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06-24

巨大学术伦理风波也由此产生。

几乎没有人知道,科学界早在2017年就将以iPSC为基础获得的多巴胺前体细胞移植到了帕金森患者大脑中,接受手术的患者给试验资助了200万美元资金。

image.png

NEJM的研究公布了这两组基本数据,根据现有的数据可以肯定的是,利用iPSC技术治疗帕金森病没有副作用,并且在改善疾病方面,可能是有积极效果的。为什么说是可能呢?因为,这项试验的对象就只有Lopez一人,并没有对照组,因此从严谨角度来说,还无法下绝对的结论。Kim也在论文最后表示,将招募更多遗传背景的人参与到这项试验中,并要更长期地观察病人生存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不只是Kim在Lopez的建议下加入了这项革命性的试验。2014年,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的神经外科手术医生Jeffrey Schweitzer,也在Lopez的介绍下加入了试验计划。而Schweitzer又后续引荐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神经外科医生Bob Carter,至此整个从实验室到手术室的团队也构建成立。

利用Lopez的资金,整个团队在2017年1月通过了FDA的审批,FDA也给这项只有一个病人的特殊手术开启了绿灯审批。于是,世界上首例iPSC治疗帕金森病的手术在当年夏末正式完成。Lopez曾表示自己想要成为“第一个做这种手术的病人”。Lopez第一次遇见Kim时曾说过:“即使手术对自己没有用,我们的结果可能也将帮助其他帕金森病人。”现在看来,Lopez也从手术中受益了。

不过,试验公布后也在医学界引起了巨大学术伦理风波。因为,当资助者成为试验对象时,医生将可能尽可能考虑对该病人有益的方案,而不是对整个科学领域上的好处。关键的是,一名病人的试验也完全称不上临床试验,看起来更像一场花大价钱购买的个性化治疗。后续的结果会如何,可能还需要更多个4年才能知道了。

STAT NEWS搜集了更多科学界的声音,可点击下方链接参考:

https://www.statnews.com/2020/05/14/ethics-questions-swirl-around-historic-parkinsons-experiment/


参考来源:

https://www.statnews.com/2020/05/12/medical-first-parkinsons-brain-cell-transplant-stem-cells/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7407-9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915872 

Personalized iPSC-Derived Dopamine Progenitor Cells for Parkinson’s Disease

原标题:病人自己赞助200万美元给医生做试验创下世界纪录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