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比交配时被变成琥珀更羞耻的事吗?

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06-25

史前“琥珀色情片”让科学家得到了很多信息。

琥珀不仅保留了远古生物的外貌特征,还记录了许多有趣的行为。

image.png

4100 万年前琥珀化石中的苍蝇。图源:Jeffrey Stilwell

来源  Gizmodo

作者  George Dvorsky

翻译  SME 科技故事

一对长足苍蝇(long-legged flies)在 4100 万年前造就了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悲情结局,一滴从天而降的树脂摧毁了属于它们的温存时刻。不过从乐观一点的角度看来,它们被破坏的温存时刻其实也被保存在这片“色情”的琥珀之中,直至永久。

史前蜘蛛、蚂蚁、蚊子,以及这一对交配中的苍蝇构成了一个琥珀化石的独特宝库,一起被公布在《科学报告》上的一篇论文中。这篇新论文的作者是莫那什大学地球、大气与环境学院的的杰弗里·史迪威(Jeffrey Stilwell)。

琥珀化石通常都是在北半球被发现的,尤其是缅甸,这些年来缅甸发现的化石多到令人眼花缭乱。不过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这些是在南半球收集到的最古老的琥珀化石,发现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新收集到的化石时间跨度很长,从 2.3 亿年前的三叠纪晚期到 4000 万年前的中新世晚期。史迪威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了数千块琥珀,其中许多包含有各种动物、植物和微生物。

image.png

史迪威团队发现的各种琥珀标本 图源:J.D. Stillwell et al.2020/Scientific Reports

琥珀化石最独特的价值在于它们提供了保存完好的标本的“3D 视角图”。而那些更罕见的情况下,琥珀化石甚至可以捕捉到特定的行为。

比如虱子在恐龙羽毛中穿梭时的动作,或者蜘蛛攻击黄蜂的瞬间。

image.png

保存了 1.1 亿年的蜘蛛袭击黄蜂化石

而这次,研究人员很幸运地发现了这对正在交配中的长足苍蝇,它们就生活在中新世晚期的澳大利亚冈瓦纳南部地区。史迪威在一份报告中说:“这可能是澳大利亚化石记录中‘冻结行为’的首例发现。” 不过,正如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的古生物学家维多利亚·麦考伊(Victoria McCoy)告诉《纽约时报》的那样,这些苍蝇可能实际上并不是在一瞬间被“冻结”死亡的。麦考伊提出了另一种假设:有可能一只苍蝇被困在琥珀中,而另一只在看到后有点兴奋,试图交配时也被包裹进去。” 好吧。这倒是另一个恶有恶报的史前故事——但我们还是更希望这两只呈交配状态的苍蝇在面临死亡的一瞬间都是快乐的。

这两只不幸的长足苍蝇,它们最终的命运是以如此尴尬的一个姿势被定格保存下来,在 4100 万年后还要被上传到互联网被无数人类传阅观看。但研究者见过更不幸的小动物:有一块 9900 万年前的琥珀,里面包裹着一只雄性长足苍蝇——它的阳具坚定地勃起着。 科学史上最古老,也是最长时间的勃起,非它莫属。

image.png

就是这玩意

更古老的类似场景,还有一块一亿年前的中国琥珀,其中凝固了一只正在向雌性示爱的雄性豆娘。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发现,从中可以窥见恐龙时代的类孔雀行为。 交配中的长足苍蝇、交配前的长足苍蝇,还有正在示爱的豆娘。对比起来还真是“同虫不同命”——这豆娘也太惨了点。

image.png

“这只白垩纪的可怜豆娘等了一亿年还没找到女朋友”

言归正传,这些琥珀化石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让我们得以一窥很久以前就存在于这个星球上的生态系统。从 2 亿到 1.75 亿年前开始,各大陆的分合变迁也得以在琥珀化石中的生物种类研究中体现。 除了苍蝇以外,史迪威的团队还发现了一种全新的化石蚂蚁物种——Monomorium 和一种小而无翼的六足动物,它们都来自冈瓦纳南部地区。一批小型蜘蛛,蠓、苔类等也被发现包裹在石化的树脂中。

image.png

远古时代琥珀保存了蚂蚁头上的寄生螨

展望未来,研究人员将继续对琥珀中发现的各种动物进行分类研究,因为其中许多可能代表新发现的物种,甚至可能出现新的动物群体。 再发现一些尺度更大的史前“琥珀色情片”,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原文链接:

https://gizmodo.com/these-flies-have-been-trapped-in-the-bone-zone-for-41-m-184264899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