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为什么不愿生孩子?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10-26

就是不想结婚生娃!

年轻人生娃这件大事,又双叒叕登上热搜头条。

微信图片_20201026101157

除了沉甸甸的育娃成本,适育的女性也面临着很多自身选择困境。

听说生娃,疼得要人命,我连手擦破点皮,都会痛苦大叫的人,怎么能忍得了十级阵痛?

只要生孩子,就必然出现产痛,有人说“人体最多只能承受45单位的疼痛,而产痛高达57单位,相当于20根骨头同时骨折……

1603678364(1)

产痛,来源于子宫收缩,随着子宫收缩的力度增大而逐渐加剧。因为子宫收缩有短暂的停顿,所以产痛也是断续的。在范围上,产痛以下腹为中心,可以辐射到腰骶、盆腔和大腿。

微信图片_20201026101428

△分娩镇痛不完全总结(作者制作)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镇痛分级,谁能来拯救?

产痛这种剧痛级别的疼痛,在分娩过程中,丈夫、亲属、医生、护士对产妇的支持和宽慰,可以在一定程度降低疼痛。

微信图片_20201026101726

△产痛(图片来源:www.enmuo.com)

其次,可以借助药物,直接减少疼痛。比如,给产妇注射吗啡类药物。起效快,效果确切,持续时间也较长。但是,这些药物可以通过胎盘进入胎儿,可能会对新生儿产生影响。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案吗?

有,有一种既不会伤害新生儿,又能减轻产妇分娩的痛苦更好的方案,就是无痛分娩。

无痛分娩,也被称作“分娩镇痛”,是一种成熟、安全且比剖宫产创伤小的麻醉技术,但在国内的普及率并不很高。

微信图片_20201026101800

△无痛分娩手术室内 麻醉科医师正在为产妇进行局部麻醉 

图片来源:人民网

无痛分娩,也就是硬膜外麻醉,首先要在腰背部进行穿刺,将导管穿入患者的硬膜外。接着,用胶带对导管进行固定。整个过程耗时极短,引起的疼痛也很轻微。导管连接着局麻药物,并配有调节阀门,方便产妇根据自身感受,自行控制药物的剂量。而医生,一方面会对产妇进行疼痛评级,评测镇痛的效果;另一方面,会对产妇和胎儿进行连续监测,确保其安全。

无痛分娩,有没有副作用?

作为一种成熟的、广泛运用的技术,硬膜外麻醉的安全性毋庸置疑。硬膜外麻醉的原理,是阻断子宫的痛觉传导,使其无法进入神经中枢、引起痛觉。因此,硬膜外麻醉中使用的麻醉剂剂量,远小于一般手术中的用量。

硬膜外麻醉不会对产妇产生影响。据估计,美国每年约有400万产妇,其中,约有160万会选择硬膜外麻醉。其中,出现不良反应的,少之又少;这些不良反应中,多数又是瘙痒、恶心等较为轻微的症状。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女性,会出现较为严重的头痛。而这种疼痛,并不致命、且可以缓解。

那胎儿呢?硬膜外麻醉会不会对胎儿产生影响?

椎管内麻醉是所有分娩镇痛中最有效的方法,麻醉药的浓度相当于剖宫产的1/10~1/5,通过胎盘的药物微乎其微,既不会影响婴儿的状态,也不会干扰母乳喂养。

无痛分娩并不是适用所有产妇。

一方面,对于有凝血障碍、全身感染或者不适合自然分娩的人,禁止使用;另一方面,产妇自愿拒绝无痛分娩,也应尊重。

但事实上,很多产妇并不知道无痛分娩的存在。2007年到2008年,中国的剖宫产率高达46%,远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定下的警戒线(15%),究其原因,主要是社会性因素,比如希望缩短产程、减少痛苦。

无痛分娩为何普及率不及剖宫产?

微信图片_20201026102440

△图片来源:pixabay

剖宫产是一种手术,有着较为严格的手术指征和适用范围。盲目追求剖宫产,往往会增加分娩的风险,引起出血、感染、盆腔炎等疾病;而无痛分娩,恰恰可以减少社会性因素引起的剖宫产。

但相对于剖宫产,无痛分娩远没有得到广泛的普及。这是由于,国内麻醉技师人员紧张,无痛分娩至少需要4小时以上的检测,这种工作量,依靠现有的麻醉师,根本没办法承受。但让更多医院逐步开展无痛分娩并不很难推进,难以改变的是“用了无痛会影响孩子”“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的传统观念。哪怕这个观念本身就是错的,无痛分娩不会对孩子的分娩、身体、发育等造成副作用。

不要再让2017年榆林孕妇跳楼事件再次重演,能杀死产妇的不只是疼痛,还有家人的冷漠和刻骨的绝望。不是所有的苦难都有意义,不是所有的苦难都值得歌颂。

在生孩子这场一个人的战斗,产妇可以披甲上阵,让无痛分娩和你一起并肩作战,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参考文献:

[1]  威廉·卡曼, 凯瑟琳·亚历山大|译者. 你一定要知道的无痛分娩[M]. 胡灵群, 译.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0.

[2]  黄叶莉, 王玚. 无痛分娩的研究进展[J]. 中国实用护理杂志: 下旬版, 2006(2): 62–64.

[3]  FREEMAN L M等. Patient controlled analgesia with remifentanil versus epidural analgesia in labour: randomisedmulticentre equivalence trial[J]. The BMJ, 2015, 350.

[4]  HARPER B. Gentle birth choices[M]. Simon and Schuster, 2005.

[5]  STARK M A. Exploring Women’s Preferences for Labor Epidural Analgesia[J]. The Journal of Perinatal Education, 2003, 12(2): 16–21.

[6]  Using Epidural Anesthesia During Labor: Benefits and Risks[EB/OL]. American Pregnancy Association,2012-04-26.(2012-04-26)[2017-09-06]. http://americanpregnancy.org/labor-and-birth/epidural/.

[7]  ZUPPA A A等. Epidural analgesia, neonatal care and breastfeeding[J]. Italian Journal of Pediatrics, 2014, 40.

[8]  邹惠兰. 无痛分娩在降低社会因素剖宫产率中的作用[J]. 中国当代医药, 2011, 18(4): 34–35.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