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家忠到凡伟:民间科学家“骑着自行车登月球”

作者:蝌蚪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08

做学问,要一步一个脚印!

  2006年6月的一天,北京,人民大会堂。

  国际弦理论大会开幕式正在召开,一个相貌清癯的25岁年轻人坐在讲堂的第一排,正在听国际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做关于弦理论的报告。他的脖子上挂着一块名牌,上面写着“哈佛大学,陈家忠博士”。

  10多年过去,对于这块名牌到底是怎么来的,一直是一个谜。

  在这之前,自称哈佛大学博士研究员的陈家忠已经在多所著名的大学与研究所做过多场学术报告。

  几个月后,关于陈家忠是假的哈佛博士的消息在互联网上爆发。他被视为当代活着的方鸿渐(小说《围城》里的主人公,博士学位是买来的假文凭)。而陈家忠连这道手续都免了,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出示过他的“哈佛大学博士学位证书”。

  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这个25岁青年只不过是西北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的本科生。出于对物理学中的超弦理论的强烈热忱,他伪造了他的学术简历,以哈佛大学博士研究人员的身份出现在中国的学术江湖。

  不可否认的是,陈家忠的英语与物理水平都不错,他可以巧妙地在国际预印本文库上发表署名为“哈佛大学研究员陈家忠”的一系列研究论文,研究的领域涉及“超弦理论与膜宇宙模型”。

  某种意义上讲,陈家忠不是一个典型意义上的民间科学家,他拥有大学本科学历,而且确实具有一定的研究能力,他研究世人畏惧的“弦论”,而且他确实去过哈佛大学。

  但陈家忠伪造学术身份的事情还是不可遏制地爆发了。这给他的研究生涯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从此,陈家忠在学术圈消失了。

  陈家忠回到了他的故乡——云南思茅。对大多数人来说,陈家忠也许已经完成了他人生的巡游,成为一个归隐者。

  很多年以后,陈家忠如果回忆起这段往事,他都会相信一个事实:自己确实骗过中国的学术圈。

  差不多10年以后的2017年,另外一个来自云南昆明的25岁青年人在学术圈掀起了滔天巨浪。这个年轻人名叫凡伟,高中辍学回家自学高等数学与物理,在他辍学在家的几年里,他皓首穷经,自学了一本又一本大学物理类的教科书,也请教了成百上千的院士与教授,他给他们发送自己的研究论文,希望得到对方的指导。

  直到有一天,凡伟写出了一篇名叫做《电荷、电流、电场与磁场的内禀机制的研究》论文,并请人翻译为流利的英文,在中国科学院预印本文库上挂出,在论文首页,作者信息显示为云南大学物理系凡伟。他的这一论文一开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是,凡伟巧妙地使用自己掌控的自媒体平台“青年传媒”发表了对这一论文的“新闻报道”,这个新闻报道的标题为“重磅,中国科学家发现电荷并不存在,将改写教科书!”。

  该“新闻报道”说,来自中国云南大学的一名科学家(凡伟)发现电荷并不存在,经过一个多月的同行评审,相关论文和实验已经通过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森教授的评审。这意味着我国的科学家即将改写全球的教科书,这是我国科学家的胜利,也是基础物理学的胜利。

  几乎就在一夜之间,这篇“新闻报道”传遍了很多人的朋友圈,甚至一些在二三线城市的大学任教的教授们也转发了这个文章,他们相信在二三线城市的大学里,也同样可以做出伟大的震惊世界的研究成果——“云南大学的凡伟教授的成就就是一个明证”。

  2017年5月7日,云南大学发表严正声明:凡伟不是该校的师生。

  同时,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森教授也向前来问询的中国人表示:自己并没有审核通过凡伟的论文。

  随后,媒体上掀起了对凡伟伪造学术身份发表学术论文同时恶意炒作的声讨。

  10年来,这两个来自云南的25岁的年轻人,走出了惊人相似的人生轨迹,他们使用同样的套路,试图在“主流学术圈赢得话语权”。

  我们不得不承认,像陈家忠与凡伟这样的年轻人,热爱科学,但是他们走到了人生的歧路之上。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理想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但通过伪造自己的学术身份来实现理想中的自己毕竟是自欺欺人的事情。

  事情败露以后,凡伟发表了一份个人声明,他的这个声明其实也代表了一部分在民间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士的心理困惑:

  “难是难在民间科学爱好者拿不到国家的科研经费,所以说,不是学术高度职业化,是拿钱高度职业化,拿纳税人的钱高度职业化,还有官僚化。”

  凡伟同时这样谈到民间科学家:“我看到很多民间科学爱好者朋友,确实很多不可理喻,确实也存在无法沟通。可是,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都是文革时期的人,没有机会上大学,但是对科学有无尽的好奇心,他们很想让自己的想法获得社会的认可,可是科学共同体封杀所有不一样的言论,所有民科的言论,导致很多人精神异常……”

  我们可以看到凡伟的内心世界,他对主流官方的科学界有崇拜,也有敌意。因为他自己选择了辍学,他没有机会走向主流科研机构的科研岗位。但他又对科学有迷恋,于是选择了伪造自己的学术身份来发表论文。不得不说,这种行为是极其错误的。

  大多数民间科学家的错误在于,他们往往缺乏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来经营自己的学术道路的奋斗过程——他们总希望一步登天,突然搞个大新闻,“站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向女友求婚”、“刷新得诺贝尔奖的最低年龄”、“成为哈佛大学的研究员”!

  大部分民间科学家因为眼界的局限,总是在做一些“天才梦”,他们妄想着“骑着自行车去月球”。

  在学术道路上,要想取得伟大的成就,除了要有天分,更多的是靠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事的节奏。在学术的阶梯上,从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院士等等,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才是比较自然的,也能获得相应的学术资源与对应的学术成就。民间科学家妄想一步登天爬上学术的顶峰,很多时候只能是一种“痴人说梦”,民间科学家往往只能采取极端的非道德的方式来实现这种妄想。

  做学问,要踏实,看得清自己每一步的脚印,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无论是陈家忠还是凡伟,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