蝌蚪君专访丘成桐、威腾、格罗斯与马德西纳等大咖

作者:蝌蚪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8-10

中国版巨型对撞机为未来的高能物理朝更高能标迈进与弦论往低能探索提供了一个交叉点。

  2016年8月1日的清华大学丙所,参加弦论2016年会的著名科学家丘成桐、威腾、格罗斯、马德西纳、王贻芳、戴自海、瓦法等接受了媒体的“餐桌采访”,“蝌蚪五线谱”作为受邀媒体之一也参加了本次采访活动。

  以下是蝌蚪君对当时的采访情况的回忆。

379034865534523478

  采访活动由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先生主持,他早年在卡拉比猜想上的工作彪炳千古,为弦论的发展奠定了结构性的基础,同时他热心推动中国的科技事业发展,积极倡导在中国修建巨型强子对撞机,占领国际高能物理研究制高点。为此,他还特地与人合著了一本科普书《从万里长城到巨型对撞机》。

512705238759805006

  丘成桐说:“这是在基础科学方面有可能出现重大原创性突破的地方,将有助于探索整个宇宙物质的基本结构是如何形成的。”

  巨型对撞机的提议与粒子物理的标准模型有关,目前来看,这个模型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总体来说还需要修正,比如标准模型无法预言三种中微子的质量,标准模型也无法解释宇宙中存在的大量暗物质,而超出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超对称理论能把电弱力与强力的耦合强度统一在同一个能标,这也是标准模型做不到的,那么超对称理论到底对不对就需要实验来进一步验证。因此,粒子物理理论将走向何方,依赖于巨型对撞机的建设。

  蝌蚪君向在场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格罗斯提问:“如果将来中国建成巨型对撞机,那么你预测哪一种物理现象将被首先观测到?”

  格罗斯:“这个不太好预测,这就好像是打赌,我打赌总是输的!(笑)但总体来说:这是一个产生希格斯粒子的工厂,在欧洲核子中心发现的是一种小质量希格斯粒子,我们想知道有没有大质量的希格斯粒子;同时,巨型对撞机还是一个产生弱相互作用媒介w与z粒子的工厂,我们可以观测到它们的一些罕见的衰变模式,以增进对他们的了解;当然,最终我们能发现更多超越粒子物理标准模型的物理现象。”

601978281066458196

  蝌蚪君向在场的菲尔兹得主威腾提问:“我们注意到您作为弦论的代表性人物最近的研究工作集中在凝聚态物理领域,而不是传统的弦论,这是否意味着弦论的未来不妙?”

  威腾:”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众人笑)弦论是与数学很接近的一个学科,但它其实与凝聚态物理学也可以接近,比如ADS/CFT理论就是从弦论中发展出来的,但可以用到凝聚态物理学的研究。”

  蝌蚪君向在场的科学突破奖得主马德西纳提问:“我想知道如果巨型对撞机建成,那么它是否可以验证您提出的ADS/CFT理论?”

  马德西纳:”巨型对撞机是研究其他的物理问题,ADS/CFT理论与它关系不大,至于ADS/CFT理论能否描述巨型对撞机的物理过程,我想这是一个很好问题。总得来说,ADS/CFT理论主要处理一些强耦合的问题。“

  因为是集体采访,其他媒体朋友也提了很多有趣的问题,蝌蚪君就不在本文中加以阐述了。总得来说,本次会议类似于1927年的索尔维会议,当时那次大牛云集的会议把物理学推到了对量子理论的深层次理解上,最后的量子理论基本就成为学界共识最后引起包括激光与半导体在内的技术大革命(这是不可预测的,1927年的时候怎么知道后来人类能发明激光器与半导体收音机?)。目前来看,在大概90年以后的本次大牛云集的弦论会议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版的强子对撞机已经成为会议的主题之一,这无疑为未来的高能物理朝更高能标迈进与弦论往低能探索提供了一个交叉点,也许建设中国版强子对撞机也可以成为学界共识,因为它也会引起下一代的技术大革命(不要问到底会发生什么技术大革命,几乎没有人可以预测未来,先知真的很少!)

       希望中国版的强子对撞机赶快确定建设地点,开工建设!

  本篇采写  蝌蚪五线谱   张轩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