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养”真能让鸡活的更好吗?

作者:李二宝/编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01

对鸡好还是对人吃鸡好?

“散养”真能让鸡活的更好吗?

  马萨诸塞在公民表决提案中投票支持增加工业食物生产系统中动物的成长空间的最后一个州。该投票禁止在严格封闭中圈养猪、牛和产蛋鸡,严格封闭会“阻碍动物的躺卧、站立、四肢伸展或自由转身”。

  对于该提案的通过,你可能会觉得这主要是道德精神的胜利,至少对于鸡来说是这样的,但实际真的是这样吗?作为一个终生从事食品问题研究的哲学教授,我相信关于动物福利的问题实际上远比表面现象要复杂得多。哪种生存环境对产蛋鸡更有利?哪种方式能为鸡提供最好的条件?富集型鸡笼、无笼放养、还是自由放牧装置? 这样的问题并没有确切的答案。

  人类究竟欠了鸡什么?

  至少从古希腊时代开始,人们已经开始辩论动物是否值得任何形式的道德关怀这个哲学问题了。

  辩论的一个远端,就是人们认为非人类不能被当作合适的道德关怀对象。有人把这种观点当作上天给予人类的启示的根本——一旦人类认为合适,其他动物的存在就是供人类使用的——然而其他人否认动物具有主观性或经验, 因此不能激发人类的道德责任或义务。

  辩论的另一个尽头则是人们认为我们对动物的亏欠,和人与人之间的相欠是不一样的。我们不应该杀戮动物,也不应该让动物遭受疼痛或在极不正常的环境下安全地忍受痛苦,而且,我们也不应该吃掉动物。

  在这场辩论中,鸡蛋正处于一个模棱两可的位置,因为人们不需要杀鸡就可能获得鸡蛋。然而现代的鸡蛋生产的确涉及到对鸡的猎杀。

  首先,几乎所有的小公鸡都在短短的孵化过程中被毁灭了(尽管鸡蛋产业承诺在2020年终止此项操作,使用技术去决定受精卵的性别,而并非等待鸡类的孵化)。

  而且,当母鸡处于高龄阶段而无法产蛋时,鸡蛋生产商不能承受继续喂养母鸡的费用。随着产蛋率的降低,母鸡窝的居住数量减少,这意味着母鸡已经被清除、杀害,他们的尸体已经被用于堆肥。

  母鸡每年产出一万八千亿鸡蛋供人们消费,其中99%的母鸡被圈于不见天日、不接土壤的密集的鸡笼子里。

“散养”真能让鸡活的更好吗?

  对于母鸡来说,什么才是最好的?

  鸡蛋产业已成为动物福利方案起作用的重要领域,因为这些产蛋鸡曾处在极度密集的地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些呆在铁丝笼里面的鸡需要叠罗汉似的一个叠一个才能站起来。我们不确定这些饲养密度是否已经完全消除,但现今极大部分的食用鸡蛋都产自那些在笼中至少有立足之地的母鸡。

  比起这些日益增加的空间分配更为重要的是诸如产蛋箱、暂存区和休息区等直接影响鸡类的配置设施的引入。配置设施的提高能使鸡类更好地进行栖息、沙浴、造巢和觅食等人类极度鼓励的行为。

  到2010年,为大多数鸡类提供实现其自然行为的机会,提倡为鸡类提供更大的笼子的舆论在生产者和一些积极分子中形成了,这些更大的笼子就是所谓的浓缩型或殖民型鸡笼。从生产者的角度来看,浓缩型鸡笼代表了较高成本和提升母鸡福利之间的最优折中。但是,近期人们对于产自无笼设备的鸡蛋的许诺几乎剥夺了所有产自浓缩型鸡笼的鸡蛋的上桌机会。这就是道德不确定性恶化的开端。

  脱离笼子,却又掉进火海

  无笼化和自由放养系统的确能更好地让母鸡展现其类似于原始野鸡的行为。它们可以转身,并且有更多机会抓抓挠挠、用沙子沐浴和觅食。然而,比起浓缩型鸡笼,存活于无笼化和自由放养设备中的母鸡更容易受到伤病的袭击,因为它们常常跑来跑去。野外的开放通常意味着捕食者也获得了捕获母鸡的机会,其中一些鸡类总是因为无法躲避,而被类似鹰、狐狸等动物捉走。

  一个很令人好奇的道德点就是,人们对于鸡类被老鹰或者狗追赶捕杀是不是一件坏事似乎产生了些许的分歧。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进行的研究中,40%的回应者认为动物的受罪是伦理学的根本问题。而百分之四十六的人认为如果动物受到的痛苦、苦难以及不安和它们在自然环境中经历的一致的话,那么它们的这些痛苦、苦难以及不安就不重要了。被食肉动物吃掉肯定是鸡类和它们的近亲会在野外环境经历的事情。(调查中剩余百分之十四的人除了确信动物们会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之外,不怎么关心动物们的福利。)

  母鸡会互相啄来努力地建立起自己的主导领域,这就让“散养式”和“放养式”围墙的“自由”更加复杂了。在小组当中(40到60只鸡类被分到浓缩笼子里面),互相啄食的行为一般就会减弱。但在一群一万只或更多的鸡类里面,最没有主导权的鸡类就会受到很多其他鸡类的啄食,那么它们的福利就明显要比在浓缩笼子里面的待遇要差。福利待遇科学家更加倾向于支持大型的鸟类饲养场(散养),而不支持地面放养,因为鸟舍可以提供更好栖息环境,给较弱势的鸡类更好的藏身之地。

“散养”真能让鸡活的更好吗?

  鸡蛋生产者为了减少鸡类会给彼此带来的伤害,把它们尖尖的喙剪掉了(这个也是有争议的)。尽管如此,高居不下的啄食死亡率也被认为是散养生产设施带来的一个经济成本。

  把鸡类分为40到60只一组是有可能的,这样的话啄食的秩序会较快地稳定,但是大约6×12的围墙让人觉得这些小组很显然像一个笼子。然而,这个选择可能不再是一个选择了。不仅投票像马萨诸塞州一样取得了压倒性的支持通过,而且杂货商店和很多的连锁餐厅现在也要求接下来的五到十年里面抛弃那些使用笼子的供应商。

  怀着最美好的愿望

  鸡蛋生产似乎特别容易受到趋势的影响,现在公众都高度自信, 认为自己是站在正义有理的一边的。尽管很多人都紧密地寻找着可代替品,但是他们也远不知道这些在经营操作中作为一只鸡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马萨诸塞州的选民认为鸡类和那些变成猪肉和牛肉的猪和牛一样,在没那么严格的地方会过得好一些。自从禁令被运用到所有在笼子里饲养的动物产品的销售,投票衡量标准对于马萨诸塞州之外的食品供应商起到一些反弹作用。该计划的反对者则预测未来一打鸡蛋的价格会激增。

  所以如果给更多的空间,鸡类会受益吗?我们应该把它们放到笼子外面吗?如果我们想要帮助鸡类过上一种更自然的生活,那么我们可能就应该这样做。但如果我们想要限制它们因互相啄食带来的伤害,以及被鹰、狗或其他的捕食者追捕或猎杀所来的痛苦,可能我们就不应将它们从笼子里放出来。

 

  蝌蚪五线谱编译自livescience,译者 李二宝,转载须授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