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一起烧脑是什么感觉?

作者:蝌蚪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8-09

蝌蚪君专访今夏最火的科学节目——《加油!向未来》幕后团队。

  你多久没有和家人一起看电视了?

关于电视的终极对话

关于电视的终极对话……

 

  很久很久以前,蝌蚪君也很爱看电视——最早是全村人围在一起看,之后是去同学家里蹭着看,再到全家人争抢遥控器,直到电视成了摆设没人看。

电视也曾有春天

电视也曾有春天~

 

  抚往追昔,除了“没钱买电视”“没时间看电视”“家长不让看电视”等等因素,剩下的原因似乎只有一个:看啥呢?根本没有全家人一起看的节目!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为此,蝌蚪君还心痛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挥泪卖扔掉了家里的电视,换成了超大屏手机。

  直到最近……无意中看到了这个 ▼

加油向未来

#惊险#

加油向未来

#刺激#

加油向未来"

#搞笑#

0 (3)

#养眼#

加油向未来

还有#大神#出没

  不错呦,这帮同学,你们很会玩啊!

加油向未来

 

  有同学可能已经看出来了,这是央视今年夏季新推出的一档大型科学实验节目——《加油!向未来》。截止到8月底,已经播了5期,蝌蚪君至少看了10遍。

  除了记录下每个实验

  复习了高中化学物理

  还手贱都存了表情包

楚涵哥哥

 

  而且,作为好学好奇又好动的科学新青年,蝌蚪君义无反顾地去了现场。

  没错,去了现场。

录制现场

▲ 高大上的录制现场 蝌蚪君/摄

  而且,还跟节目组的导演和制片人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

  没错,面对面。

总制片人王雪纯、王宁,执行总导演吴今越、杨志文

▲ 从左至右:总制片人王雪纯、王宁,执行总导演吴今越、杨志文

  蝌蚪君/摄

  这是在节目录制的百忙之中,见缝插针进行的一小时独家专访。

  这四位有着丰富幕后经验的前辈,作为节目组的灵魂人物,推心置腹的聊了很多感想,字字珠玑。

  闲话少说,以下是蝌蚪君精心摘编出来的访谈记录,和小伙伴们分享。

 

  蝌蚪君:为什么要做这档节目?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最初就是憋着一个想法,说起来也挺可笑的——干嘛大家周末只能去卡拉OK(如果只有卡拉ok可去的话也挺郁闷的),干嘛不能找个地方做实验,让大家在娱乐消遣的时候补充一些新的营养,观察一些现象,对大家生活有一些帮助。

  虽然我们之前也做过很多节目,但在现场操作科学实验,验证科学原理,并且形式活泼轻松有趣,以呈现科学奇观作为看点的节目还是比较少。央视十套多年来也在苦苦坚持,想做好科学节目,但只有做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艰难。

  王宁(《加油!向未来》制片人):  

  一家三代人能一起做的事情太少了,周末只能去公园、超市,所以宜家就被挤爆了。这个节目也是一个正当的合理的正能量的理由,让全家人坐在一起,讨论一个科学原理或者现象,即便争论起来也都挺好的。

  蝌蚪君:节目有设定好给谁看吗?

  杨志文(《加油!向未来》执行总导演):  

  央视一套的核心用户就是广谱的人群,我们播出的时间段也是周日晚八点,这个时间也是全家人消遣娱乐的时间,我们的初衷就是让大家能不费脑子的看到科学、感受科学。另外还想播给小朋友们看,培养他们从小爱思考,从小爱科学,所以我们也尝试了一些适用于年轻受众的新媒体包装手段。

  蝌蚪君: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团队没做过这么复杂的节目,复杂性主要是体现在科学上。之前做新闻节目、娱乐节目、少儿节目、文艺节目都还在我们的资源范围内,而科学节目是完全触碰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我们琢磨了500多个实验,但很多都停留在琢磨阶段,还有很多动手做了,但是失败了。整个节目最难的是就在这里,因为我们要呈现有可看性的实验。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可以有无数的选项,可以有很多种测试,因为他并不需要给谁看,只要找对结果,但要转化成电视节目,就得能看见,能听见,能让人有感受有共鸣,所以那些过于微观和过于宏观的实验都被排除掉了,剩下的那些不太微观不太宏观的,还要再排除危险系数高的。

  其实我们就是不断做减法,剩下的就是既有新奇色彩,有可看性,有坚实的科学依据,最终展现出来的实验。这就像素质全面的人一样,是不可多得的。

  吴今越(《加油!向未来》执行总导演):  

  节目组大部分人没有很深入的触碰过科学,只能大量的去看视频、看文章,从大量的科学素材中找线索。现在都提倡STEM教育(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我们是给它加上了一个R(presentation),科学实验能不能做好、做炫,这就是舞台呈现的效果。

  比如有一期模拟FAST抛物线凹面的装置,节目组从2月份就开始做,但怎么把抛物线做大一些,铃铛的位置怎么设置,这种大型装置需要很高的精密度,做起来非常艰难。

  王宁(《加油!向未来》制片人): 

  而且我们现在还缺乏科学的土壤,包括观众对于科学的理解,包括生产过程中的科学工艺,还有我们的科学创作能力,比如道具制作能力,正因为短板太多,才更需要全方位的提高。而越是匮乏,我们的出现才更有必要。

  蝌蚪君:怎么平衡科学性和娱乐性?

  杨志文(《加油!向未来》执行总导演):

  一切调整都是动态的(笑)。这既有政策层面的,也有整体把握的。我们之所以把题目设计成选择题,就是要降低门槛。所有人参与的门槛都是零。明星的角色就是选择、猜测、推测、实验、互动,因为明星也代表了观众,明星的水平就是观众的水平。这也是希望大家都能参与进来。

  但科学又是严肃的,虽然我们在玩的时候会很嗨,但在讲解的时候非常严谨,在实验的时候也会科学操作,保障安全。零门槛+严谨的态度,就是我们平衡科学性和娱乐性的关键。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明星并不是来做科普的,是来被科普的。并不是说只有读了理工科、硕士学历才能来参加节目,我们就是希望能成为街头巷尾的流行趋势。

  吴今越(《加油!向未来》执行总导演):

  科学不是只有科学家能参与的,科学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蝌蚪君:节目组是不是很年轻?怎么能做得又时尚又接地气又有幽默感?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80后策划,90后推动,我们的团队结构就是向上的年轻的。

  真正站在观众角度来体会科学,这其实是最重要的事情。怎么做才能被吸引,觉得这个现象闻所未闻,用什么样的语言讲述,才能让大家觉得“这个原理其实离我并不远”,只有真正站在观众视角,才能想清楚这个问题。

  王宁(《加油!向未来》制片人): 

  我们整个节目形态也是年轻化的,后期增加了一些年轻人喜欢的元素,音乐啊包装啊剪辑啊,屏幕上那些量化的数据也是为了体现科学的精准。之前我们团队做过喜剧节目,也有人问你们之前做喜剧,现在做科学,是不是之前经验全都废掉了,我说不是,正是之前的积累,才让现在的节目呈现出出这样一种气质。这两种节目最大的共同点都是开荒,之前做喜剧也没人做过,尤其是即兴喜剧。这么看,我们这个团队也是个大胆的团队。(笑)

  蝌蚪君:怎么看待网友对科学性的争论和质疑?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我们专门开了网络平台,比如微信微博等。我们的科学团队在每个实验之后,也会把搜集的资料文献依据发布在平台上,就像发表论文一样。我们希望多听,也欢迎大家自由讨论,因为我们懂的也不多。

  而且,世界观不是不可以被颠覆的,以前多项科学定理的推翻和衍生,都刷新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如果没有质疑和争论,反而是不正常的现象。

  蝌蚪君: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杨志文(《加油!向未来》执行总导演):

  实在是太多了。最难忘的应该是之前的实验测试都成功了,结果现场做的时候失败了。因为只要是有人参与的事情,总会有不确定的因素,现场都可能出问题。还有一种比较难忘的事,就是反复失败的实验,现场突然成功了,那一刻特别难忘。比如我们那个扔铁链子拴住保险柜的实验,之前失败了很多次,现场居然一次成功了。太难忘了。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那个实验叫命悬一链,是录制的第一期,播出的第二期,也是我们整期节目的开篇。那时候我们俩就坐在那个台阶上,看着铁链和下面的汽车,整个心都悬着。这是整季节目的第一个大实验,基本上就是定音锤啊,一定不能出错。结果居然一次成功了。

  蝌蚪君:最后送给网友们一句话吧。

  王雪纯(《加油!向未来》总制片人):

  多多关注我们的节目,每周日晚八点。(笑)

  王宁(《加油!向未来》制片人):

  蝌蚪君的粉丝都是关注科学的朋友,也是义务的科普宣传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喜欢科学就分享给更多人吧。现在五光十色吸引人的东西太多了,可能直到某一天我们的生活被科学改变了,才会意识到科学的魅力。

  杨志文(《加油!向未来》执行总导演):

  我觉得科学就是让大家有趣起来——什么时候科学成为一种谈资,能替代八卦,替代自黑,替代段子,才算是科学土壤培育成功了,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

  LIST:最后推荐几个适合在家做的实验

1 口香糖开椰子

口香糖开椰子

  口香糖是“非牛顿流体”,当受到的外力越大、速度越快的时候,它本身就越坚硬,所以一下子就能将椰子壳破开。

 

2 教狗狗打哈欠

教狗狗打哈欠

  传染性哈欠的源头可能要归咎于我们大脑中一种叫做镜像神经元的脑细胞。这种脑细胞专门用来感知别人的动作并产生“感同身受”的效果。

 

3 障碍赛跑

障碍赛跑

  为何间距相等且较小的赛道所需的时间最短?这是由于加速状态的存在。

 

4 高空扔珠链

高空扔珠链

  珠链放在杯子里,不借助外在工具的情况下能否跳起?位置更高的话跳得更高吗?

 

5 风洞实验

风洞实验

  除了乒乓球,还有什么能悬浮在吹风机上空?

  自己去找答案吧~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