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惠河文化拾遗

来源:京社科微信公众号发布时间:2017-08-08

给你讲讲通惠河的历史。

  为普及大运河知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推动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联合北京青年报社于2017年8月8日至9月17日举办第三届“人文之光”社会科学知识竞赛。配合活动开展,积极营造全市上下推进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良好氛围,市社科联与本报将开辟专栏,推出七期有关大运河知识的连载,以飨读者。

  高碑店地铁南侧,野鸭在通惠河中慢慢地游着,几名老人坐在岸边钓鱼。“以前这水都有味儿,不来这钓,现在好多了。”一名钓鱼人抬手指向河中的野鸭。今年5月份,通惠河进行了17年来的首次全线清淤,成为京城东部最大的排水动脉。修建于元代的通惠河,它有着光鲜的历史,有着老北京的记忆,有着700年里沉积河底的故事。

通惠河文化拾遗

  通惠河,串联起来的中国大运河京城遗产点

  2014年6月,中国大运河(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的总称)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大运河是中国第46个,也是与北京相关的第7个世界遗产项目。大运河沿线进入名录与北京相关的河道包括通惠河段主线、玉河故道、长河;后续列入的遗产点有永通桥(含御制通州石道碑)、通运桥、汇通祠、什刹海、白浮泉。这些尚存的河道、水闸、祠堂、仓库、泉眼,构成了千里大运河的肌理,在曾经的岁月里,浓墨重彩地书写过北京的历史。而上述遗产点的重中之重当首推通惠河的开凿,它的开凿,才使上述遗产点得以成立并逐渐鲜活生动起来。

  通惠河使北京成为真正的“京城”

  从地铁国贸站出来,南行里余,是庆丰公园,也是著名的庆丰闸所在地。站在庆丰桥西望,暮云合璧之中,元大都时帆樯蔽云的盛景,明时大通桥的忙碌,清时崇文门税关衙门前的舟来楫往,以至民国时“二闸泛舟”的闲适仿佛又出现在眼前。

  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时,距隋炀帝接通永济渠已过去了近700年。作为元帝国的国都,需要大量的物资,驻扎北部边境军队也需要大量的粮食和其他作战物资,仅靠北京及周边州县的物产和供给远远不够。

通惠河文化拾遗

  1276年,为加强北方政治中心对南方广大地区的政治统治,加大南方对北方的物资支援,忽必烈下令修建和整治南北运河的各段。源源不断的物资从南方“漂”到了通州,可那时坝河的运输能力有限,从通州到城市“核心区”的最后四十里成为“瓶颈”。

  元朝时,为打通千里大运河最后的瓶颈,郭守敬提出了修建通惠河的规划,忽必烈极为重视,命丞相以下的朝臣全体“亲操畚锸”。1293年秋,工程全线竣工,漕船可以从三千里之外的杭州直达“海子”(现积水潭)码头。从上都归来的忽必烈大喜过望,命名这条人工河道为“通惠河”。

  通惠遗迹贯穿京城绵延80公里

  在积水潭西北部一个小岛上,有一座明代建筑汇通祠,红墙绿瓦,祠前有一座剑碑,上刻乾隆帝御书积水潭的诗,这便是通惠河“总设计师”郭守敬的纪念馆。

  像郭守敬纪念馆一样,京城与通惠河有关的纪念地还有几处——

  白浮泉遗址:昌平东南化庄村龙泉山,是元代通惠河之源头。

通惠河文化拾遗

昌平白浮泉遗址

  通惠祠:明代嘉靖年间为纪念巡仓御史吴仲疏浚通惠河有功,在通州运河旁而建。

  八里桥:原名永通桥,横跨通惠河上,因东距通州八里故称八里桥。

  通惠河庆丰闸纪念园地:庆丰闸原名籍东闸,俗名二闸,位于东三环通惠桥东边,由木闸改石闸时更名庆丰闸。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