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也喜欢嗑药?

作者:李二宝/编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1-06

许多动物也表现出对于致幻药的类似的偏好。

动物也喜欢嗑药?

  自人类文明开始以来,每个人类文化和文明对于改变意识形态的欲望本质上都是一致的。然而,探寻致幻物质的并不只有我们人类,不论是出于药用目的还是单纯地想变得兴奋,

  有几种动物也表现出对于致幻药的类似的偏好。

  事实上,据说圣诞节的红鼻子驯鹿鲁道夫和他的飞行兽伴的故事起源于西伯利亚,那里生长着许许多多的毒蝇鹅膏菌,这种带有红白斑点的伞菌带有名为裸盖菇素的迷幻化合物,有强烈的致幻效果。它们对人体是有毒的,但驯鹿却能对这种菌类进行安全的新陈代谢。

  在嗑了这些迷幻蘑菇后,动物通常表现得极为兴奋,圣诞老人的飞天驯鹿的概念随之诞生了。据说,一些西伯利亚的巫师甚至喝过这些极度兴奋的生物的尿液,因为这些生物的尿液中仍然含有少量有毒的裸盖菇素。

动物也喜欢嗑药?

圣诞老人的飞天驯鹿的概念很可能源于动物吃了迷幻蘑菇后变得极为兴奋的现象

  另外,很多动物也喜欢喝酒,嗜酒的蜜蜂就是最好的例子。当花蜜中的糖通过天然酵母进行酿造,这些花蜜就能使采蜜的昆虫变得酩酊大醉,掉入醉酒的昏迷状态。

  然而,醉醺醺地回到蜂房被蜜蜂视为一种严重的失态行为,因此守卫入口的工蜂通常会拒绝酒精上脑的蜜蜂进入蜂房。

  以酿造花蜜为食的另一种动物是笔尾树鼩。不过,笔尾树鼩和蜜蜂不一样,它们能够通过新陈代谢把这种酒精转化成乙烷基葡糖苷酸,随后这些乙烷基葡糖苷酸就会并入到它们的皮毛中。

  数个世纪前,在非洲的草原猴被运送到加勒比海地区后,它们发展出对于酒的喜爱。早期到达的那一批草原猴在食用发酵过的甘蔗后变得完全疯疯癫癫了,而且这种行为常常发生。近期的研究表明,现在大多数猴子在选择甜水的时候,它们偏爱含酒精的溶液。

  除朗姆酒以外,拉丁美洲另一种著名的出口产品是可卡因,这种可卡因是美国古柯植物生产出来的,古柯是一种杀虫剂。食用了这种植物的大多数昆虫都会死亡。但是,一种名为Eloria noyesi 的毛虫对可卡因的影响却是免疫的,因为这种毛虫体内的多巴胺转运蛋白能够抵抗这种药物的影响。

  因此,这种虫子喜欢上这种古柯叶子了。过去的哥伦比亚政府曾经有一个玩笑式的想法,就是在非法种植古柯的地区释放出这种喜好食用古柯树叶的昆虫。

  虽然可卡因已被人类视为最致人成瘾的药品之一,但古柯叶还是有一定的药用价值的。咀嚼这种叶子能够帮助舒缓人的高原反应,所以这种叶子在高海拔的安第斯山脉地区是非常有用的。根据传说,古代的骆驼牧人发现了一个现象:当动物正在咀嚼古柯叶时,它们变得更活跃了,因此古代的骆驼牧人最先发现了古柯叶的益处。

动物也喜欢嗑药?

古柯叶能够帮助缓和高原反应

  类阿片是另一种使人高度成瘾的药物。每年,因过度使用类阿片药物致死的人数高居不下。在澳大利亚,人们都知道食用罂粟花后的小袋鼠行为表现极为异常,而海洛因的制作原料正是从罂粟花中提取出来的。最近,一名政府官员在国会会议上强调了有袋类哺乳动物倾向于变得极为兴奋这个问题,并对这些动物像风筝一样“嗨上天”、在田地里徘徊形成怪圈的现象进行了解释。

  因此,当哲学家和人类学家一直带头苦苦追寻人类对于幻觉的独特迷恋的源头时,也许进化生物学家更有能力从实际层面上解决这个谜题。考虑到很多物种都使用致幻药物,人类逃避真实内心、追求幻觉的冲动极大可能是人类进化所带来的遗产。

 

  蝌蚪五线谱编译自iflscience,译者 李二宝,转载须授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